backtotop

Categories: 未分类

> 家有悍妻怎么破

虽然聂胤误会了她的意思,但这般解释封菲菲觉得他这次来相看确实是发自内心的,不然不会说这些话了。

犹豫了下,封菲菲还是选择将心底的话问出来:“等将来功成名就,到时候三妻四妾家里事也就多了。”

聂胤这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想了下后也很直白地问道:“封姑娘,觉得我怎么样?”

封菲菲一怔,不过很快就回答道:“很好。”

她是真觉得聂胤挺好的,很坦诚,不像之前相看的那些人都将优点放大将缺点隐藏起来。而聂胤在她面前展现的是真实的自己。

得了这话,聂胤很直接地说道:“我知道在担心什么,我现在跟说我将来不会纳妾也不会相信,毕竟未来的事谁也无法保证。”

对于小瑜与关振起之间的事,聂胤知道得也比较清楚。婚前信誓旦旦地说不会纳妾,结果成亲没十年就违背了诺言。有这个前车之鉴再,哪怕发毒誓封姑娘也不会相信的。

封菲菲抿着嘴不说话。

聂胤道:“其实不仅有这个担心,我妹妹郁欢也有这个顾虑。所以当时我师娘说要给她相看时她提了几个要求,其中一个要求就是男方将来不许纳妾。若是纳妾,和离时孩子以及家产都归她。”

这事要传出去外头人会说郁欢太霸道,别人也会嘲讽岑昶,所以这事知道的人很少。

封菲菲很是讶异,问道:“那岑家人同意了?”

蕾丝公主裙清纯美女粉颊柔美写真

聂胤点头道:“同意了,不然郁欢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封姑娘,若是不放心我也可以写这样一份协议,若将来我纳妾,和离时孩子以及家产都归。”

封菲菲惊得一时忘记应话了,半响后问道:“真愿意签下这样一份协议书?”

聂胤点头道:“自然愿意了。不过我都是靠老师跟师娘养着,我也没有经商的才能以后靠俸禄养家应该也攒不了什么厚家底。”

封菲菲并不在意钱财。以她的身份将来嫁妆肯定十里红妆了,不做生意靠嫁妆一辈子也能锦衣玉食了。

“真愿意签这样的协议?”

她不在乎钱财但却在意孩子。许多女子就是因为带不走孩子所以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愿和离,要和离了孩子碰到恶毒的后母性命都不保。可若是能将孩子带走,那就没后顾之忧了。

聂胤说道:“自然愿意,到时候可以让我老师跟师娘做见证。”

封菲菲听到这话,一个字回了聂胤:“好。”

“什么?”

封菲菲觉得聂胤真是个呆子,难道还让她说自己同意这门亲事,当她不要面子啊!

见她转身离开聂胤才明白她说的话,当下露出灿烂的笑容。不过想着清舒的话,很快就将笑收了又板起了脸。

窈窈过来的时候看见封菲菲在前聂胤在后,两人离了有三步远,觉得自己刚才的一番心思白费了:“菲菲姐姐,们摘了绣球花吗?”

两人光顾着说话,都忘记这事了。

封菲菲摇摇头道:“没有,等着一起去摘呢!”

窈窈拉着封菲菲的手道:“那菲菲姐姐咱们赶紧去吧,不然我娘等久了要骂的。”

封菲菲很奇怪地问道:“舒姨会经常骂吗?”

“我娘对我可严厉了,不仅骂我还打我。有次我作业没做好被我娘打了五下手板心,可疼可疼了。”

顿了下,窈窈立即转移了话风:“不过胤哥哥脾气好,我遇见不会的题目他会耐心地教我。平日里还会带我玩给我买好糕点各种小玩意,对了,胤哥哥还会雕刻呢!菲菲姐姐,若是要刻印章什么的可以让他帮做。”

说完她转过头给聂胤使了眼色,见聂胤没反应急得不行:“胤哥哥,倒是说话啊!”

想着之前给兰思瑕雕的簪子,聂胤摇头说道:“窈窈妹妹,我雕工不好就不在封姑娘面前献丑了。”

封姑娘佩戴的首饰都这么精致,他雕得那些东西哪拿得出手。

窈窈急得不行,脱口而出道:“胤哥哥,怎么这么笨啦!”

她是在创造机会啊,竟不开窍不知道抓住。亏得爹娘还说他聪明,哪聪明了,分明就是一呆瓜。

封菲菲抿嘴笑,眼角正好扫到不远处的树:“窈窈,前面就是绣球花了,咱们去摘吧!”

摘花的时候窈窈又给聂胤制造机会,可惜聂胤不配合气得她直跺脚,心道这么笨的人活该娶不到媳妇。

等摘完花回到主院封菲菲跟聂胤看起来都很平静,反倒是窈窈气鼓鼓瞧着很不高兴。

雷氏心头失望,瞧女儿这没模样明显是又没相中了。聂胤这么好的都相不中,真不知道这臭丫头想要什么样的。

小瑜看着窈窈这模样也顾不上侄女的终身大事了,赶紧问道:“窈窈,怎么了?”

窈窈再恨铁不成功,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聂胤的不是:“没什么,就是想起我还有功课没做完。”

清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小瑜莞尔,说道:“我家窈窈真是个爱学习的孩子,到瑜姨家来还惦记着没做完的功课。”

雷氏笑吟吟地说道:“小瑜,今日下头有两个庄子的管事会来禀事,我跟菲菲先回去了。”

既女儿没相中,那还是早些回去的好。

小瑜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场相看竟不是她预期的那般。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两个孩子没看对眼也只能说没缘分了。

将人送走以后,小瑜道:“清舒,难得过来留下吃午饭吧!”

清舒点了下头,然后问了聂胤:“是留下来用午饭,还是带着窈窈先回家去?”

窈窈气呼呼地说道:“娘,我不要跟他回去。”

清舒笑着说道:“怎么了?小胤哪惹了。”

窈窈冷哼了一声说道:“我怕跟他呆一起久了也变傻了。”

聂胤听了这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傻?这话从何说起。

清舒瞧着两人没有互动也以为没戏份了。不过她倒没什么想法,这种事也得看缘分:“胤哥哥就是这性子让他改也改不了。窈窈也别生气了,姻缘这事天注定急不来的。”

ps:晚些还有一章。最后一天,还有票的亲们赶紧投哈,过了十二点就作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