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totop

Categories: 未分类

“你是说……”

想到颜振侠刚才提到的那部功法,方世豪杀意渐退,多了一分冷静之色,“师尊真的学会了那部跨越生死的功法,《生死经》?”

身旁,武青山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那一句跨越生死,亦是让他由心的感到震撼。

“不会有错的。”

颜振侠瞳仁中,越发光亮,“虽说我与那位秦长老只见过一面,对于这部《生死经》也只是惊鸿一瞥,但我可以肯定,只要《生死经》的气息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不会认错。”

方世豪犹豫着开口“可是,师尊是在三天前提出,他要修行一步新功法的,难道只凭三天时间,就能把《生死经》这样神奇的功法融会贯通吗?”

“这……”

听到这,颜振侠也不禁语塞。

他不怀疑唐锐的天才,但正如方世豪所说,《生死经》是与神奇二字绑在一起的,即便是他口中的那位秦长老,也在上面消耗了大量时间,去研修《生死经》之中的无穷奥妙,唐锐只参悟三天,能参悟出多深的东西?

“融会贯通自然做不到,但,唐锐兄弟走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几人正困惑时,突然传来了一道陌生的声音。

循声望去,一张平静如湖的脸庞,出现在他们的身旁。

蓝白竖条纹衬衫清纯美女轻柔阳光私房写真

刹那间,他们如雕塑般,呆怔在那。

这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几个人面面相觑,竟没有一个人察觉到。

而颜振侠,更是目露震撼,声音呢喃。

“您是秦……”

“叫我秦无锋。”

这凭空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前几日在钟氏山庄出现过的秦无锋,只见他朝着几人淡然一笑,继续说道,“《生死经》的修炼过程极度艰苦,尤其在停掉脉搏,停掉心跳之后,每日都要提炼出最精纯的真气,用来维持正常的生命运转,而这种假死状态延续的时间越长,突破后所换来的修为就越是丰厚可观。”

颜振侠费了不小力气,才算是磕磕绊绊的发出声音“您刚才说,唐使走的路截然不同,说的是……”

“他进入的状态,不止是停掉脉搏和停掉心跳,而是连同他的真气,也同时停滞了。”

“那,那还是假死吗?”

“严格来说,不是了。”

秦无锋摇了摇头,“他是真真正正被千隼帝人击杀,如果没有那三枚银针,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具死尸。”

说到这,秦无锋的目光中突然也写满了炽热。

那,便是一线天针法吧!

果然如自己听说的那样,即便三种生命力量部停掉,凭借那三枚银针,也能让唐锐的身体维续下去。

对秦无锋来说,他看见的景象,与众人是不同的。

他能看到,或者说是感觉到,在唐锐体内,存在着一股茁壮的力量,将他的生命,强行停留在这座人世之中。

颜振侠几人听到这些,只感觉心神受到阵阵冲击,甚至,他们感觉自己所认知的世界,也在这一刻被生生颠覆。

脉搏,心跳,真气。

三者部停掉,竟还有复活的可能吗?

“你们这些神州武者,真是会自我安慰。”

突然间,一道刺耳的女声响起,他们所在的位置,与多由子等人相距不远,秦无锋的这番话,自然也被多由子捕捉到。

只见多由子戏谑的看过来“唐锐不自量力,已经被我师尊送去极乐世界,而你们这些天真的家伙,竟然还在说什么跨越生死,你以为这是电影吗!”

秦无锋笑了笑,说道“小姑娘,话不要说的太满,知道吗?”

“哼!”

多由子不屑一顾,“是你们不要太异想天开才对。”

而就在他们对话的时候,谁也没察觉到,躺在地上的唐锐,眉心处,微微的皱了一下。

幅度很小,几乎微不可查。

好痛苦!

此刻的唐锐,感觉自己就像置身于没有边境的深海,无法喘息,无法行动。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但他又真切的知道,自己还没有死,因为他在垂死之前,对自己施展了一线天针法,强行把他的性命留了下来。

只要能熬过去,他就能起死回生!

然而,当他下意识运转《生死经》,周身经脉却像烈火烤炙一样痛苦,骨骼则像灌入了万丈寒冰一样,刺痛的让他无法忍耐,可他又必须忍耐,因为他清楚自己的一线天针法还不纯熟,阎王要他三更死,他只能留人十分钟。

于是,他疯狂的默念经文,任凭那些痛苦在体内周而复始,到了第不知多少次,他甚至有些庆幸这种痛苦的存在。

毕竟他还能感知痛苦,因为这至少证明着,他还活着。

等到这些痛苦总算开始消退,他惊喜的感觉到,脉搏开始跳动,心脏重新复苏,而小腹内,那一座已经烧干了的丹田,也滋生出一丝火苗,重新燃烧起来。

而这时候,郑本阳还在摆着一副假惺惺姿态,为千隼帝人做着开导疏通。

“千隼兄,我理解你的负罪感,你尽管放心,等交流会甫一结束,我便随你一起,向唐使的家人负荆请罪。”

“如此的话,那就多谢郑会长了。”

千隼帝人连忙作揖,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但也尽是一瞬。

紧接着,千隼帝人的瞳孔猛然一震。

似是察觉到什么,突然朝着唐锐的方向望去。

只看见,那片空地被鲜血浸染,触目惊心。

可唐锐的尸体,不翼而飞!

“怎么回事!?”

郑本阳也发觉不对,看见这一幕,呼吸倏然间收紧。

“向我的家人负荆请罪?”

下一刻,两人听到个绝不可能出现的,梦魇一般的声音,“不如,就在这里,跪下来向我赔罪如何?”

两人面露惊悸,齐刷刷向着声音的源头望去。

只见唐锐就站在那,身姿挺拔,犹如神尊。

此时,场都安静下来了。

每个人都张大嘴巴,呆若木鸡的望着这一幕。

尤其是核心位置的多由子他们,只觉得脑袋里发生了一场地震,所有的思绪都混作一团,崩溃离析。

最后,只有一句话清晰的回荡在他们脑海之中。

“小姑娘,话不要说的太满,知道吗?”

如同一记耳光,狠狠抽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

engxianyi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