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totop

Categories: 未分类

十月初二林承志带着乐玮跟乐书来京参加清舒的婚礼,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顾和平跟富贵父子两人。

因为他们是傍晚时候到,清舒跟安安正巧在家。

清舒皱着眉头说道:“我们又没邀请他们,他们怎么也来了?”

她是写信给林承志让其来参加婚礼,可是并没让顾和平父子来。

顾老夫人说道:“清舒,是我写信让他们来的。咱家亲戚少,若是老家再不多来些来十桌都凑不齐。”

清舒说道:“能摆几桌就几桌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不过既然来了我也欢迎。只是外婆,你一定要叮嘱他们别在外说老家的事。现在很多人盯着我就想揪我的错,要他们说老家的事说不准,别人借机生事我会很麻烦的。”

顾老夫人见清舒没生气,笑着说道“放心吧,我会叮嘱他们的。”

因为来的人比较多清舒只能委屈傅苒跟她住在一个院子里,然后让乐文搬过去跟傅敬泽一起住。母子两人空出来的院子,就让林承志与顾和平父子几人住了。

因为人多,家里热闹得不行。

年岁大了就喜欢热闹,顾老夫人说道:“家里一直都冷清清的,若能一直这样该多好啊!”

清舒笑着说道:“外婆,舅舅回来后就定居京城。以后他娶妻生子,到时候家里肯定会热闹非凡。我啊,还怕你到时跟姨婆一样嫌孩子太多吵得慌呢!”

祁老夫人这次来京城除了祁向笛夫妻跟他们的幼子一家,其他人都不让跟了来,都留在老家守孝。

森林中的清新妹子白裙飘飘

顾老夫人莞尔:“你姨婆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过说起来你舅舅一个多月前就说要回来,怎么长时间这么还没到呢?”

清舒笑着说道:“可能有什么事耽搁了,不过我相信他肯定会在我成亲前赶回来。”

“希望吧!”

结果第二日一大早顾霖就回来了。

等人进了屋,顾老夫人看着他就问道:“你是谁,顾霖呢?”

顾霖跪在地上,哽咽道:“娘,不孝儿阿霖回来了。”

顾老夫人看着跪在地上的人,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见。

就见跪在地上的人不仅长得粗壮,皮肤也黑得跟木炭似的,还满脸的胡子。穿着一身天青色的长袍,外面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

想当初顾霖离开福州的时候虽不是什么美少年,但也是一个清秀好少年。可眼前的,瞧着想个打家/劫舍的强/盗。

安安也惊讶不已,问道:“你真是我舅舅?可这变化也太大了?”

不仅模样大变样,就是声音也不对了。

顾霖自也知道自己的变化,说道:“以前还小,现在成年了自然不一样了。”

去桐城前他还是个稚嫩的少年郎,如今都成了大男人了。

确定真是顾霖,顾老夫人苦着脸说道:“你现在这模样可怎么找媳妇啊?”

安安囧了下。

顾霖笑着说道:“娶不到媳妇,我以后就守着娘过活。”

顾老夫人没好气地说道:“你守着我一个孤老婆子做什么?既然以后要留在京城,那就好好养养,等养好了再给你说亲。”

清舒练完字才知道顾霖回来了,她到主院的时几个人已经聊上了聊得还挺好。

吃过午饭,趁着顾老夫人休息的时候清舒将顾霖请到了书房。

清舒直奔主题,问道:“那个苏娘子到底怎么回事?”

顾霖有些窘迫:“清舒,我跟她真没什么,你若是不相信我可以问邬大姑娘。”

“你既跟她没什么,为什么经常跑到苏家帮她挑水劈柴还请人帮她整修房子?还有你教她三个孩子认字也就算了,还又买粮食又买布的。”

没等顾霖开口,清舒就道:“你说是可怜几个孩子所以才帮他们,可你这帮得也太多了。就冲你做的这些,你说你对苏娘子没意思你觉得别人会相信吗?”

顾霖叹了一口气道:“这事我确实没掌握好分寸,所以我才跟苏娘子道了歉。”

清舒盯着他问道:“舅舅,你真的没喜欢上苏娘子?”

顾霖苦笑道:“真没有。我就是看到那几个孩子瘦骨嶙峋得可怜,就忍不住想帮他们。清舒,我知道饿肚子是什么滋味,所以看到那几个孩子盯着一个包子流口水真的很心疼。”

“桐城饿肚子的也不独独苏家三个孩子,你怎么就帮他们呢?”

顾霖忙道:“我也经常买粮食给二狗跟石头他们啊,也帮他们修缮草棚啊!我回来之前,还给二狗石头他们买了够他们吃一冬的粮食了。”

清舒听到这话真正放心了:“苏家的孩子怎么会瘦骨嶙峋?朝廷有给抚恤金,三哥跟他的同僚都时常接济他们。”

朝廷给战亡的将是的抚恤金并不低,哪怕普通的士兵也有六十两。桐城那边物价并不高,这些银子几年之内足以让孩子吃饱饭这还是在没有人帮衬以及家人没出去做工赚钱的前提下。

顾霖解释道:“苏娘子的妹妹生了一场重病,她将钱借给她妹妹治病了。”

“然后呢?”

顾霖笑着说道:“苏娘子的妹妹救回来了,只是她妹妹家境也不富裕暂时还不了钱,所以他们一家日子过得有些艰辛。”

清舒明白过来了:“莫怪三哥说她是个好人了。”

顾霖点头道:“对,是个很好的人。谁家有困难只要力所能及的她都会帮忙,而且每次打完仗她都会去伤兵营帮忙。”

“你也很欣赏她?”

顾霖觉得这话不大对,忙道:“不是,我就是很佩服她,也觉得她不容易。”

清舒嗤笑道:“她不容易?我觉得她的三个孩子才不容易,碰到这样的亲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她拿着丈夫的卖命钱救了妹妹,却让自己的三个孩子忍冻挨饿。她确实如你跟三哥所说是个好人,可她绝对是个不称职的母亲。”

顾霖听得一愣一愣的。

清舒说道:“你真跟她说清楚了?”

“说清楚了。”

“你确定说清楚了?不会让她又觉得是碍于我们不同意,你才不娶她?”

也是觉得这苏娘子脑回路不大正常,清舒才有这样的怀疑。

主要是顾老夫人要给顾霖说亲,且还要她帮着挑。这事没解决清楚,清舒可不敢帮他说亲。

顾霖忙道:“说清楚了,真说清楚了。”

“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