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totop

Categories: 未分类

林承志回去以后,安安有些纳闷道:“姐姐真的说了要在桃花村办个女私塾吗?”

坠儿点头说道:“八年前姑娘回了桃花村一次,她说将来有机会要在桃花村办个私塾,让桃花村的姑娘也能念上书。”

这话确实是清舒所说。只是她也知道,贸然提这个话题林家的人肯定不同意。可现在安安愿意拿钱出来修路,坠儿觉得这个时机很好。

安安嗯了一声说道:“若是这个私塾真的能办起来,也能惠及林家的那些姑娘。”

虽然现在又学堂,但念过书的还是少部分。而在乡下大家都觉得姑娘都是赔钱货要泼出去的水,能识字的更是凤毛麟角。

坠儿点点头:“只要疼爱女儿的人家,肯定会将适龄的姑娘送去私塾念书的。所以,这私塾肯定能办起来的了。”

“我也希望可以。”

虽不知道这私塾能办多久,可哪怕帮上一个那也是好的。

听到清舒要在桃花村建私塾,林老太爷头一个反对:“建什么女私塾?要建就建一个供我们林氏宗族的儿郎念书的私塾。”

他们林家连男孩子念书的族学都没有,建什么女私塾。

林承志摇头说道:“清舒要建女私塾,爹你若愿意建个男私塾那自然更好了。”

林老太爷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自己都要林承志养,哪来的钱建族学。

清纯白皙美女床上大胆裸露玉背性感写真图片

“族长,安安说这个私塾建起来的话林氏宗族四岁到八岁的姑娘可以进去念书,不仅不要钱还提供午饭。”

“那这些钱都谁出?”

为了让族长同意,林承志说道:“清舒说所有的费用她一个人包了。族长、爹,若是你们不同意这路也修不成了。”

林老太爷气得直喘粗气:“不行,这女私塾不能建。要建了将来咱们林家的姑娘都学着清舒那丫头,那还得了。”

这话林承志就不爱听了:“爹,不知道多少人家想要清舒这样的女儿,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要她做什么?她就是赚钱也是自个享福,又没为我们林家做过什么?”

林承志说道:“爹,你这话可就错了。大哥现在的差事就是清舒花钱找人打点才谋到的,我能有今天也都是靠的。现在清舒愿意拿钱出来修路办女私塾,爹,你这都不满意还想要清舒怎么做?”

“不可能。”

林承志直接顶了他:“你要不信可以写信问大哥。”

族长也惊呆了:“你说什么?你大哥的差事是清舒帮着打点谋到的?”

族长回过神来,半信半疑:“清舒哪来那么大的能耐?”

林承志对族长态度还是不错的:“清舒交的朋友非富即贵,还有她在文华堂的同僚家世也都非常好。她的人脉,比大哥的强多了去。”

族长想着当初跟着清舒来到桃花村的那位姑娘,事后他才知道那是镇国公的嫡长女。只这份能耐,就没几人能比得过了。

林承志看着族长,说道:“族长,若是咱们宗族的姑娘念了书,将来肯定能说道更好的亲事。她们受了惠对宗族心存感恩之心,将来族人有什么事她们也会帮衬的。要能有清舒那般的能耐更好,直接造福族人。”

族长听了这话立即拍板:“好,那咱就在村里建个女私塾。不过这女先生,到时候还得你去请。”

“这事包在我身上。”

林老太爷还是不乐意,可是族长根本就不管他的意见。这可是惠及整个族人的事,他傻了才拒绝。

将林承志叫回家里,林老太爷一脸恼怒都说道:“赚了那么多钱却连基本的孝道都不知道,她们的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

近千两的银子说捐就捐可从不知道孝敬他他这个祖父,林老太爷怎能不恼火。

林承志半点不给他留脸:“眼红清舒跟安安手里的钱财?眼红也没用,你一文钱都拿不到。”

“孽子,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林承志笑着道:“是啊,就是要气死你啊!这样每个月的五两银子也能省下来了。”

因为是林承志养着他,林老太爷哪怕再气也不敢像以前骂林承志了。这回也一样,不敢骂只能站在那直喘粗气。

林承志哼了一声说道:“你的那些歪心思最好都收起来,省得丢人现眼。”

清舒出钱修路,还要在桃花村建女私塾让族中的姑娘免费进私塾念书,这事一传开林氏宗族一些妇人跑到林家打探消息。

确定这事后,疼爱女儿的父母都喜不自禁。至于将女儿当赔钱货的,听到这事撇撇嘴就抛之脑后了。

在太丰县停留了两天,顾老夫人跟安安决定第二天清早就要回平洲了。

知道两人要走顾和平很舍不得:“伯母,你什么时候再回来啊?”

顾老夫人摇头说道:“暂时不清楚,不过这几年肯定没时间回来了。”

清舒要出嫁安安要说亲,这些都是事。到时候哪还能走得开。

其实她是想回平洲养老的。只是顾娴这个样子,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为了多活两年,还是留在京城养老吧!

就在这个时候,花妈妈在外说道:“老夫人,二老爷跟二老太太现在在外面,他们说想见你一面。”

两人住在乡下,今日中午才直到顾老太太回来了。一得了消息,顾二老爷就急慌慌地赶过来了。

安安皱着眉头说道:“他们来做什么?”

当年大房出事,二房的不作为让安安对其很没有好感。

这些年过得舒心,所以曾经的恩怨她早就放下了:“让他们进来吧!”

看到夫妻两人满头白发脸上满是褶子,顾老夫人不由说道:“你们怎么老成这个样子了?”

回应她的,是毛氏剧烈的咳嗽声。

安安非常的不高兴地,沉着脸说道:“生病了怎么还来看望我外婆?要过了病气给我外婆怎么办?”

毛氏止了咳后说道:“大嫂,我也是怕这次再不来见你,以后就没机会了。”

顾老夫人并不在意,摆摆手说道:“安安也是关心我,你别介意。”

顾老夫人上次回来时八年前,下次再回来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毛氏摇头道:“安安这般孝顺,我为大嫂你欢喜还来不及又怎会介意。”

她虽然在乡下,可也听说了清舒有大出息了。而清舒自小对她大嫂特别贴心,现在有出息了她大嫂哪还愁没人养老。

顾二老爷问道:“大嫂,怎么清舒没跟着一起回来呢?”

顾老夫人笑了下,说道:“她忙得脚不沾地,哪有时间回来。”

顾二老爷表示理解。

安安并不愿意留在这听两人的废话:“外婆,没什么事我回屋收拾东西了。”

回了屋,安安与坠儿说道:“你说他们怎么还有脸来见我外婆呢?”

坠儿说道:“姑娘,他们都是半截身子埋土里的人,何苦跟他们较劲。你不喜欢,别搭理就是。”

安安说道:“好在明早就回太丰县了。”

她真得很不耐烦跟这些人打交道,还是早些回去眼不见耳为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