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totop

Categories: 未分类

确定此事后清舒就去找管郎中,将这事说了:“大人,这卷宗咱们得赶紧找回来,若不然上头追究下来下官担待不起。”

管郎中唬了一跳,不过很快冷静下来了:“你确定卷宗是昨晚到今早这段时间丢失的吗?”

“我很确定。昨日回去的时候我将卷宗按照次序一本本放好,可刚才我跟侍女核查时发现少了一本。”

管郎中叫上了一个他信任的主事,两人去了清舒办公的屋子。

清舒将卷宗指给他们看:“这些卷宗搬过来后我都有做标记,少了第六十八本。”

说完,将账册寻来找到那本卷宗的目录。清舒看完后故意说道::“是弘德十八年科考的卷宗。奇怪,他们偷走这卷宗做什么?”

管郎中脸色难看地说道:“你继续做事,这事我会查清楚的。”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在衙门内做这种事。其他事睁只眼闭只眼可这事他不敢姑息,不然助长了这种歪风主客司还不得乱套了。

等两个人出去以后,林菲说道:“太太,这事我们可以自己查啊!正好也可以借这事练练手。”

清舒摇头说道:“管大人是不会将这事交给我来查的。”

“为什么?让你来查,得罪人也与他无关啊!”

清舒笑了下说道:“你不懂,事情没那么简单。”

纯真少女初夏可爱高清晰写真

若是让她查,万一投卷宗的人是被人指使的。而指使的人地位高或者是他的亲信,他查的话一旦发现苗头不对肯定就会中止。

而没有管郎中的支持,她要争取查这件事。其他人不配合她,她也查不到是谁偷走卷宗的。

只是身处这样的环境,神经时刻绷紧着让清舒也觉得累。

一个时辰以后,管郎中带了丢失的卷宗过来交给清舒:“是温力士洒扫的时候不小心弄湿了这本卷宗,他怕你怪罪就带出来,想等晒干了以后在送回去。”

清舒没接卷宗,而是说道:“大人,这说辞你信吗?”

管郎中说道:“林大人,温力士确实是无心之失。不过你放心,他犯下这样的大错我已经决定辞退他了。”

林清舒笑了下,不过那笑却是不达眼底:“管郎中,一个力士就想将这事掩盖下去,真觉得我好欺负的吗?”

“这次轻拿轻放,下次那人肯定还会用同样的伎俩对付我。这次是我运气好及时发现,下次要没发现那等待我的是什么?轻的话可能是丢官弃职,严重的话可能性命都要不保了。”

管郎中心头一跳:“林大人,那你想要怎么样?”

他原本以为辞退了温力士事情就解决了,毕竟清舒一向都好说话。却没想到,她竟突然发难了。

清舒冷着脸说道:“要不让他招供出是受谁指使的,要不就送到顺天府尹治他的罪。”

ァ新ヤ~⑧~1~中文網.χ~⒏~1zщ.còм

管郎中说道:“林大人,你多想了,没人指使这事就是个巧合。”

清舒直视他,问道:“管大人的意思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让我咽了这口恶气?”

管郎中可不背这名,他好声好气地说道:“林大人,温力士都说了他是无心之失,咱们得饶人处且饶人。”

清舒呵了一声说道:“温力士在衙门干了好几年,连什么东西能碰什么不能碰都不知道?还有我的屋子他以前可从不来打扫,也是年后才进来打扫的。他只打扫几天就丢了一卷卷宗,你觉得这是无心之失?”

清舒冷着脸说道:“管大人,你若是不为我彻查此事,那我只能去找长公主为我主持公道了。”

管郎中面露难色。

清舒不再犹豫,叫上林菲就出去了。哪怕管郎中在后面叫,她也没停下脚步。

管郎中看着她的背影面露沉思。这段时间以来清舒都安安静静本本分分没半点逾越,以为她脾气好,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这女人。

坐在马车身上,林菲问道:“姑娘,真要去找长公主告状吗?”

“这次必须找长公主主持公道,不然还会有类似的事发生。”清舒说道:“借这次的事杀鸡儆猴,让他们以后不敢再惹我。”

长公主正巧在府黎,知道这事后就让莫英去彻查此事。

清舒跪在地上磕头谢恩。

“起来吧!”

说完,她拍了下旁边的椅子:“来,坐到这儿来陪我说说话。”

清舒惊了下,忙垂着头说道:“下官不敢。”

“我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你不成。”长公主见她不愿意也不勉强她,就让她坐在下面的椅子上。

“这几日小瑜可有去找你?”

清舒摇头道:“没有。”

封小瑜现在每日都要去文华堂给女学生上课,而她白日要当差。偏偏两人休假的时候又错开了,所以已经有半个月没见面了。

长公主笑着说道:“小瑜那孩子性子急,一丁点事就觉得跟天塌下来。不过她很信任你有事也愿意跟你倾诉,以后有事还需要你多开导下她。”

清舒不明白长公主今日为何说这话,但她还是点头道:“小瑜是我的好姐妹,她有事我肯定会跟她一起想办法解决。”

没大包大揽而是说与小瑜一起解决,这话深得长公主的心。

想了下,长公主说道:“在礼部有人想要陷害你,我能为你出头,可去了刑部一切都得靠你自己了。”

清舒沉默了下说道:“长公主,明枪易挡暗箭难防。我也不可能次次都能有这次幸运。真有那么一天,我可能会辞官。”

“一碰到困难就退缩,这可不是你的性子。”

清舒摇摇头说道:“长公主,我不能连累到景烯。不然,就算将来官做得再大我也不会开心。”

长公主笑了下说道:“知道你们夫妻恩爱。放心,若是他们做得太过分我不会置之不理的,再者符景烯应该也能护得住你。”

清舒摇头道:“虽然景烯得太孙殿下看重,但太孙殿下的处境也不是很好,我跟景烯可不敢给他添麻烦。”

长公主笑了下说道:“若是太孙手下的人都像你们夫妻一样,我也不用担心了。”

清舒心头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