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totop

Categories: 未分类

天刚刚亮,山中还灰蒙蒙的,云雾山庄的大门就已部敞开。

顾辰与方十阳并肩走出山庄,两人一路有说有笑的,身后跟着霸郡的修士和方家的子弟。

“这三天多谢方家主的款待了,来日必有厚报。”

离开去赴林道君之约前,顾辰笑容满面,客气的道。

方十阳亦是笑容亲善,“顾道友客气了,等你和林道君见完面,欢迎再来我方家小住几日,让我好生招待。”

顾辰听闻,笑得更灿烂了,眼神深处却隐晦的闪过一抹冷意。“一定。”

短短两字,像是客气的答复,但当事的双方,心中不知隐藏着多少森冷的杀意。

两人拾阶而过,刚出大门口,忽见上空有一艘小型的方家飞船正缓缓降落在山间广场。

方十阳见状皱起了眉头,是谁?

云雾山庄为了接待贵客早已清场戒严了多天,涌泉星更是不许任何人擅入,哪怕是他方家的嫡系也得经过他允许才行。

至于说是林郡派来接霸王的飞船,那就更不可能了,不说那飞船上标记着他方家的家徽,按照原先说好的,林郡也不可能多此一举。

因此,这飞船来得蹊跷,来得唐突。

水灵灵大眼睛姑娘夏日牛仔裤写真

“世杰,去看看怎么回事,可别打扰了顾道友一行出发。”

方十阳转头看了眼身后的方世杰,让他前去查明情况。

“遵命,父亲。”

方世杰立马离去了,而顾辰和方十阳落后几步,不缓不急的走向山间广场。

待到一群人到了广场,先前降落的那艘飞船已经停在了广场的最角落,而方世杰正和一中年男子不知在说什么,看脸色,明显的有些不耐烦。

顾辰眸光随意的一掠,看清楚那中年男子的模样,脸上顿时露出古怪之色。

那中年男子身穿朴素青袍,头发灰白,看上去有些落魄。

然而,他却长着一张和方十阳有着九成九相似的脸!

“咦,方家主,那人怎么长得和你如此相像?”

顾辰身旁的风丫丫瞅见了,好奇的随口问道。

方十阳也早已注意到了正与方世杰交流的男子,见到是他,脸上罕见的流露出吃惊之色。

见顾辰一伙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他也不避讳,微笑着解释道。“风姑娘,顾道友,实不相瞒,那一位是我的同胞弟弟,名唤方源。”

“那是方家主的胞弟?”

尽管有所猜测,但风丫丫、无名等人听闻,还是颇为吃惊。

以他们的眼力,一眼就能看出那人身上毫无修为可言,是个地地道道的凡人。

作为掌控方外世界的帝皇,鼎鼎大名的源师一脉的家主,竟然有一个差距如此之大的兄弟,实在令人意外。

“我弟弟天生丹田破损,经脉又羸弱无比,所以无法进行任何修炼。”方十阳明白众人在想什么,简单解释了下。

“天生丹田破损?难道不能治吗?”风丫丫奇怪的道。

这世上存在很多天材地宝,生死人肉白骨都做得到,治好破损的丹田也不算难事。

以方家的财力,找到这样的天材地宝应该不难。

“试过了,可惜毫无效果。以我方家能力,也不过能保证他延年益寿而已。”方十阳叹了口气,这似乎是他的一个心结。

顾辰当年拜访方家的时候就曾见过这方十阳的胞弟方源,此刻再见,虽然有些意外,但也没有多想什么。

此时的他心思都放在了即将到来的会面上,可以预想,那是一场腥风血雨。

“方家主,不如让我试试,说不定能治好他的病呢。”风丫丫眨了眨眼睛,朝方家主毛遂自荐。

顾辰眉头微皱,因为不确保云雾山庄内有多少眼线,也担心同伴们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容易露出破绽,这三天顾辰未曾透露半句。

兴许是为了帮他交好方家,风丫丫竟然主动要帮忙。

“这……恐怕会耽误顾道友与林道君的会面吧?”方十阳迟疑道,并不怎么愿意。

“不会的,只要一会功夫就行了,方家主别忘了,我可是拥有造物圣手。”风丫丫甜甜的笑道。

造物圣手作为极为逆天罕见的体质,方十阳自然早有耳闻,这种体质能够改变万物结构,说不定真能治好方源的丹田。

他有些心动了,很快深吸一口气。“那就麻烦风姑娘了。”

于是方十阳带着顾辰等人来到了方源面前。

离得近了,这两兄弟诸多的不一样显露无疑。

两人虽然容貌一样,但气质差异太大了。

方十阳常年身处高位,身上自然有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并且精神饱满,容光焕发。

而方源平平无奇,在修士眼中简直弱不禁风。

加上此时站在他身前的方世杰给人几分颐指气使的感觉,更加显露出他的不堪。

“那帮守卫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竟然让叔父你进来涌泉星。待会等贵客走了,我再让人送你离去,叔父你就先呆在这里,可别打扰了客人!”

方世杰满脸的不耐烦,仿佛眼前之人出现在外人面前,会丢了他偌大方家的脸面。

“二弟,怎么回事?你怎么来云雾山庄了?”

这时方十阳领着顾辰大步走了过来,方世杰听到声音,脸上的不耐烦顿时收敛。

而方源,这个落魄的中年男子则看着自家兄长,露出苦笑。

“大哥,我近来身子骨不太舒服,听说云雾山庄的不老泉有奇效,所以想着过来试试看。”

“谁想得到原来云雾山庄有贵客到访,涌泉星的守卫也没和我说清楚,惊扰了客人,真是不好意思。”

他在自家兄长面前有些唯唯诺诺,顾辰的同伴们见状,个个暗自摇头。

修炼界向来残酷,一个天生无法修炼的人,哪怕家世再显赫,依然要活得憋屈。

“方二家主言重了,我等并未受到打扰。”顾辰开口道。

这时,风丫丫径直越过众人,一下来到了方源的身前,就要去抓他的手。

“这是……”方源匆忙避开,疑惑的道。

“二弟不用担心,这位风姑娘神通过人,或许能治好你身体的问题。”方十阳立马道。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一起活下去!

“治好我的丹田?”

方源闻言,嘴角的笑容有些苦涩。”这么多年了,我早已放弃这个想法。”

方世杰闻言,也撇了撇嘴,暗自道了句浪费时间。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风丫丫对自己造物圣手的能力很有信心,说完,再不管方源同意与否,一手按住了他的手腕!

她阖上眼睛,众人在旁边好奇的看着。

顾辰看着方源,心中估计着以风丫丫的能力,治好对方的丹田问题应该不大。

要知道当初风丫丫为了救他连他的霸体都能改变,何况只是普通人的体质问题。

她的能力太可怕了,而她踏入问道境后修为一日千里,现在手段更是不知高深到了什么地步。

风丫丫尝试了一会,便忽然睁开眼睛,眼里流露出了几分困惑之色,喃喃道。“奇怪了……”

“风姑娘,如何?”

一旁的方十阳期待的问道,而方源本人则显得很平静。

顾辰望着他,露出几分异色。

在这等关系自身前程的大事上,此人竟然如此平静,是常年修身养性培养出来的性情吗?

风丫丫愁眉紧锁了好一会,才无奈的摇了摇头。“方家主,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束手无策。”

她没有说具体原因,方十阳听闻行不通,也像之前无数次一样,只是遗憾的叹了口气。

“不管怎样还是感谢风姑娘的心意,时间不早了,诸位应该启程了。”

顾辰对此事本不在意,点了点头,带着众人走向霸郡的飞船。

风丫丫在进入舱门前,还困惑的看了一眼远处的方源。

方源只是平静的目送他们离去,见风丫丫朝他看去,还露出了看似礼貌的笑容。

只是,这笑容放在一个刚刚有了希望又失去的人身上,总觉得有些诡异。

顾辰一伙的飞船很快升空,离开了云雾山庄,飞离了涌泉星。

目送他们离去,方十阳和方世杰父子俩心里都松了口气。

这群人实力太强,纵然做了充分准备,但若被他们察觉了事情真相,方家终究很危险。

所幸,他们已经离开了,方家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就等着听好消息!

“世杰,你负责送你叔父回去方外星。”

方十阳沉吟了一番,对自家儿子说道。

接下来他也必须赶往混沌径窗,关注事态的发展。

方外世界怎么说也是他的地盘,若是计划有什么纰漏,让霸王一伙在方外世界大闹一场,那损失最重的可是他方家。

“父亲,我想跟你去前线,亲眼目睹霸王陨落!”方世杰闻言,焦急回答。

这一回各方联手围剿霸郡,那必然是精彩之极的大事,足以成为他日后的谈资。

而且除了林道君将亲自镇杀那顾辰外,其他道君据说也可能现身,这等目睹道君出手的机会,更是不容错过!

让他放着这么精彩的大战不去看,反而去护送那废物一个的叔父回家,他如何能甘心?

“胡闹!前方大战一起,就是为父也不敢保证能身而过,而你小子,恐怕一点余波都能要了你的命。”

“按我说的做,送你叔父回去,不必多言!”

方十阳严厉呵斥,方世杰顿时知道这事没得商量了,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下来。

而方源,则抬头望着顾辰离去的天空,目光深邃沉静,不知道在想什么……

飞船之内,前往会晤之地的星路上!

风丫丫秀眉紧锁,思绪还陷在临走前方源那诡异的一笑中。

这时,顾辰站在了所有人面前,表情格外严肃,开口道。“诸位,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和你们说,都听好了!”

风丫丫顿时回过神来,飞船内整整五十名霸郡的修士,也都吃惊的看着顾辰。

首领如此严肃的神态可不多见,让他们本能的察觉到将有事情发生!

“今日与林道君的会面,是一场事先精心设计好的埋伏,我们,随时可能遭遇袭击!”

顾辰开口第一句话,便让所有人心神凛然。

随后,顾辰将美杜莎所透露的真相,以及自己的分析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当听闻林郡、方家、刑郡甚至其他郡可能已经组成联盟蓄势待发,所有人的脸色都彻底变了!

“方家竟然背叛我们,亏我刚刚还想帮他们的忙!”

风丫丫俏脸生怒,意识到她先前的行为在方家人眼里就像一个笑话。

“怎么可能是这样子?”

肖家姐妹的脸色苍白一片,会晤的事情是她们从中斡旋的,结果现在这样,她们成了罪人!

“一定是你们两个背叛了首领!”

慌乱之中,枭老、青鬼等原蚩郡修士愤怒之极,把矛头指向肖家姐妹。

其他人脸色也都不好看,他们会陷入这般绝境,与肖家姐妹的失察有很大关系。

“首领,对不起,是我们的错!”

肖青璇和肖海媚急了,不由得跪在地上,脸上惭愧到了极点。

“好了,现在不是争论谁负责任的时候,若真要追究,就追究我好了。这是我的失态和大意。”

顾辰认真对众人道,把肖家姐妹扶了起来。

林郡和方家的暗算乃是整个混沌海的时势所导致,肖家姐妹只是被自己派出去联系的,怪不到她们身上。

要怪,只能怪自己的大局观不够。

众人见顾辰依旧保持着冷静,心情都纷纷平复下来,停下了互相指责。

“现在的确不是内讧的时候,不过首领,我们应该如何是好?”

“对方既然有备而来,想必逃离方外世界是行不通了,但若要战斗,凶多吉少!”

无名沉凝的道,心中有些愧疚。

他说过要辅佐顾辰,但曾经与道君们站在同一高度的他却没有提前察觉到他们态度可能的转变。

若是他早点料想到,他们现在也不会陷入如此深重的危机了。

“逃是绝对逃不掉的,哪怕我们分散开来逃跑,能顺利离开方外世界的人,也寥寥无几。”

顾辰看着众多的同伴,眼中有斗志在燃烧。

霸郡刚刚成立,就迎来了如此一场硬仗,是他怎样都想不到的。

但既然遇到了,就没有怕事之说!

他不愿遣散众人各自逃跑,那就只剩下一个选择!

“我们按照原定计划与林道君会面,我有一个办法,或许能让我们所有人都活下去!”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会晤之日

方外世界与五行界的混沌径窗处,昔日曾经发生过一场大战。

那一次大战是顾辰作为刑郡天罚大将第一次领兵出征,他在这里破了五行轮回大阵,攻下了五行界。

毫无疑问,那是一场大胜。

而此刻,霸郡的飞船缓缓接近混沌径窗,望着远处飘扬着的林郡旗帜,顾辰神情严肃。

这一次,他能再次战胜敌人吗?

此时混沌径窗外驻扎的士兵数量远远少于上次,仅有的一些,也只是负责接引和维持秩序而已。

霸郡的飞船刚刚抵达,便被林郡的飞船接引进了径窗之内,远处,一座道宫悬浮着,通体犹如绿色的玛瑙打造而成,瑰丽无比。

在顾辰的示意下,霸郡飞船缓缓停靠在了道宫之外,一行五十多人,陆续走下了飞船。

这雄伟的道宫此时格外冷清,前殿的广场上摆放着诸多酒桌,桌上皆是珍馐美味,数一数,恰好够五十余人入座。

除此之外,广场上并未有几个林郡的修士,顾辰见状暗自冷笑。

“久闻顾小友天纵之姿,今日一见,的确是器宇轩昂。请进吧,本君恭候多时。”

大殿之内传来了一个淡漠的声音。

作为宴会主人却不亲自在门口接待客人,看来在认为计划已经成功后,道君的傲慢终究还是现形了出来。

顾辰想着,带头走向了大殿,众多同伴紧跟在后。

“其余客人还请在外用餐,本君想与顾小友单独聊聊。”林道君的声音虽然平淡,但却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威严。

无名、风丫丫等人顿时眉头紧皱,脸上闪过忧色。

“理应如此。”

顾辰却点了点头,示意众人就在殿外,然后独自走入了大殿之内。

恢弘的大殿中,此时空荡荡的,仅有事先放好的两张方桌。

其中一张居于高台之上,林道君正坐在那里,自斟自饮。

而另一张在下首位置,高度相差丈许,无人,显然就是顾辰的座位了。

霸郡与林郡会晤,事先谈好的双方的关系是对等的,本应平起平坐。

何况就算双方不对等,出于待客之道,这座位高低也不至于如此悬殊!

林道君这等待客之道,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顾小友,请坐。”林道君瞥了眼进门的顾辰,冷冷道。

他是个身体遍布青木纹路的异族人,身材高瘦,头戴玉冠。

昔日顾辰见过的林公子样貌上与他有几分相似,只不过不曾拥有道君的气质和气势。

“林小友客气了。”

顾辰在下位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答应了一句。

“小友?”林道君的眼睛立马眯了起来,神色不善。

在他眼中,他称呼对方一句小友已经是看得起他,他竟然以同样的称呼回应他,简直是无礼之极。

他的年纪、辈分和地位摆在那里,这个后生晚辈,哪里来的底气如此称呼!

“林小友有所不知,其实我修道已亿万年有余,论真实年龄,比你只大不小。”

顾辰信口胡诌,说话间自己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尽管他的味蕾根本尝不出味道。

“亿万年有余?那顾道友保养得可真不错,看上去这么年轻。”

林道君冷笑,顾辰的放肆让他有立刻动手的冲动,但想到还有些问题未问,终究是按捺了下来。

“顾某平日里确实擅长保养,若林道友感兴趣,我可以现场写一本经验之作,让你参考参考。”

顾辰顺着话题继续胡说八道,心中却思索着。

他的人马都已经进了这座道宫,自己更独自进了殿内,按理说,以林道君准备之充分,差不多可以动手了。

自己刚刚那般冒犯于他,他竟然还有继续和自己聊下去的冲动,这是为何?

“多谢顾道友的好意,不过这些还是不要谈了。”

林道君很无语,他堂堂道君和人谈论这些何等荒唐,这小子是不是故意恶心自己?

“那可就太可惜了,林道友不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教给贵公子,他还年轻,现在保养正是时候。”

顾辰的胡言乱语让林道君呼吸一窒,额头青筋暴起,下意识的朝左上方的虚空看了一眼。

此时,在道宫内自成秘境的一片空间内,有两位仪表不凡的修士正隔着虚空观看这场会晤。

这二人,皆是道君!

“此子疯了不成,聊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纣虎道君不耐烦的道。

“估计他已看出今天是场鸿门宴,所以故意说些有的没的来恶心我们。”寿山道君摸着胡须,猜测道。

“他知道了?若是如此,他还敢来?”纣虎道君目光闪烁。

“估计他是在进入方外世界后察觉到了什么,这种情况下已经晚了,我们布下天罗地网,他能往哪里去?”寿山道君戏谑的道。

“说的也是,目前方外世界通往外界的两处混沌径窗外皆有一名道君坐镇,再加上我们和林道君,整整五人,他根本无处可逃。”

纣虎道君冷笑着,脸上流露出一丝厌恶。“本君始终觉得对付区区这么一个小子让我等五人亲自降临方外世界,实在有辱身份。”

“这有何办法?狂道君牵头提议百郡道君共同诛杀此子,而秦道君表示支持。这两位道君的威望之高你也清楚,计划定下来了,离方外世界最近的我们几人若是拒绝,和众人不好交代。”

“何况,界海开启在即,这小子却惹是生非,杀他也是应该的。”

寿山道君感叹道。

“话虽没错,但事后传出去,未免有些不光彩。”纣虎道君不满的道。

“今天负责镇杀此子的是林道君,我等二人乃是压阵确保万无一失,也未必就需要我们出手。何况,拿下此子,还是有些好处的。”

寿山道君意味深长的一笑。

“百郡道君商量的结果只是要这顾辰死,但对他手底下那群精兵猛将可没说什么。我们杀了此子后,大可瓜分他手下之人,这些人个个天赋实力都不错,收为战奴,在混沌万灵榜的榜单之战必能派上用场。”

“还有,此子乃是李无为的传人,身上隐藏着自然本源的秘密,我们坐镇于此,可能得到第一手的情报。”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陪你玩个过瘾

寿山道君打的如意算盘纣虎道君怎么会想不到,听闻他眸中寒芒一现。“希望林道君能从他嘴里套出我们需要的情报吧,这样到时候,他也能死得轻松一点。”

“对了,方十阳呢?”

“他以及林郡、刑郡的军队此时应该是驻扎在径窗外面,说是为了防止有漏网之鱼逃跑。”

“多此一举,我等三位道君联手,哪里有用得上他们的地方?”

“任他们去吧,就当是卖刑道君一个面子,他刑郡因这顾辰损失惨重,若无法在他的灭亡上参上一脚,脸面可不太好看。”

“刑道君会在意脸面?若是在意,为何下落不明?你是否知道他去了哪里?”

“不清楚。我只知道,今天之后,他会欠我们一个人情。”

……

大殿之内,林道君好不容易把越偏越远的话题拉了回来。

“世人皆传闻顾道友乃是李道君的传人,不知这事情是否属实?”林道君开口。

顾辰看着他,有些明白他迟迟不动手的原因了。

原来是冲着李无为去的,一个人失踪那么多年还有如此大的影响力,真是了不得了。

“不错,李道君确实是家师。”顾辰回答道。

他虽然不曾与白骨道君有过任何交流,但他的三门绝学对自己的帮助太大了,他称他一声师傅并不过分。

“哦?那不知李道君现在在何处?顾道友先前又怎么会投入刑道君的旗下?”

林道君好奇问道,目光闪烁个不停。

李无为的下落若能弄到手,那狂道君等人将会欠他一个大人情。

还有,李无为当年的失踪与刑道君有脱离不了的关系,根据他林郡的调查,百万年以前,刑郡似乎发生过一些大事,而刑道君一直极力隐瞒。

林郡与刑郡关系向来不佳,这次他之所以愿意帮忙解决这小子,也有出于探查当年秘密的打算。

直觉告诉他,当年定然发生过什么不得了的大事,而李无为身处其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他想知道这一切,因此对顾辰的胡言乱语才会百般容忍!

“顾某之前加入刑郡,不过是形势所迫。至于家师,如果我说他今日来到了现场,不知林道友信不信?”

顾辰嘴角一翘,戏谑的看着林道君。

李无为也在方外世界?

林道君闻言脸色骤然一变,但紧接着看到顾辰戏谑的眼神,不由得怒火中烧。

这小子又耍自己!

“顾道友,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老老实实回答本君的问题,可以少受好多皮肉苦!”

林道君终于是没了耐心,脸彻底阴沉下来,冷冷的道。

“怎么,林道友不继续装了?”

顾辰端起酒杯闻了闻酒香,从容的道。

林道君冷哼了一声,今天他们本是布下了天罗地网请君入瓮,但此子的态度却如此淡定,让他有种受到了羞辱的感觉。

“如果戏演完了,那暗中的人也请出来吧。”

顾辰之前注意到林道君的细微眼神,此时淡然的瞥向他先前看的地方。

这一眼之下,正在另一层空间中窥探的两位道君神色骤然一凛!

这小子的眼神,为何让他们有些莫名的不安!

“何须劳烦他人,杀你,本君足矣!”

林道君猛然站了起来,恐怖的气息倾泻向四面八方,他感觉受到了蔑视!

“当初雷道君也是这么说的。”

顾辰依旧坐着,云淡风轻的道。

“臭小子,少在那里给本君装什么大尾巴狼!”

林道君脸上露出了不屑之色,“本君打听过,你之所以能杀掉雷道君,那不过是运气罢了,如果没有灭罪,你根本不可能越阶杀得了斩道境!”

“不过是因为灭罪与雷道君两败俱伤才占了便宜,竟然还敢把灭罪的人头送到本君这里,真以为就凭你,有资格和本君平起平坐吗?”

林道君一步迈出,气势更加如狂风骤雨了,顾辰端着酒杯的手,突然变得僵硬,肌肤更诡异的出现木质化的迹象!

他好像动弹不得了,却看着林道君叹了口气。“以一成不变的眼光看待他人,总是容易吃亏的。”

“什么意思?”林道君眉头皱起。

“雷道君战死已经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我,可是每一天都在变强!”

顾辰眼里冒出精光,自信的道。

“大言不惭,若你真有实力,为何在本君的本源之力面前,连身体都动弹不得了?”

林道君觉得可笑,再没有和顾辰废话的心思,一只手化作了剑枝木,朝坐着的顾辰刺了过去!

这一刺之下足以让对方完丧失反抗能力,那之后他就能随心所欲的盘问对方了!

涤荡着恐怖本源之力的剑枝木直直朝顾辰胸口刺了过来,他的身体却依旧僵硬,行动缓慢之极。

“这具身体本就僵硬不好控制,可不是你神通太强呀……”

顾辰喃喃着,突然咚的沉闷一声,那刺入他胸口的剑枝木断裂了!

“什么?”

林道君脸色变幻间,顾辰一下推翻桌子站了起来,挥手就是一拳!

这一拳近在咫尺,势大力沉,锐不可挡,杀心毕露!

林道君猝不及防下,浑身青光涌动,无数剑枝木出现在了他身前,形成防御!

轰轰轰!

顾辰拳头一往无前,所有防御在瞬间尽皆破碎,一拳轰在了林道君的脑门上!

砰!

雄伟的道宫在一瞬间崩塌了,漫天的烟尘中传出了林道君吃痛的咆哮!

他变成了一具百丈大小的稻草人,从烟尘中冲了出来,形似神魔,咆哮着,一脸的青血滚滚滴落!

虚空中生长出了无数藤蔓,疯狂的向顾辰绞杀过去,与此同时,广场上五十多名霸郡修士,亦成为了攻击目标!

那是林道君本体延伸而出的攻击,每一根藤蔓都具有抑制帝皇本源的力量!

顾辰见状,一人横在了同伴之前,仰天长啸,从他的喉间,发出了诡异的,恐怖之极的啸声。

“吼——”

那音波所过之处,所有藤蔓瞬间被碾得粉碎,空间也如涟漪一般寸寸崩裂!

“顾辰!”

林道君恼羞成怒,大声咆哮。

“龟儿子,老子今天陪你玩个过瘾!”

顾辰森寒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