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totop

Categories: 未分类

   离碧霞山庄不远的一座酒楼内,此刻灯火辉煌,人进人出,十分热闹。

   今天广寒宫的丁瑶仙子在这里设宴,大陆上但凡数得上名号的势力的青年才俊,都收到了邀请函。

   顾辰三人来到酒楼外时,广寒宫守在门口的两名女弟子第一时间发现,郑重其事的将三人接入其中。

   这番客气有礼,让酒楼大厅内很多青年才俊立即意识到,来的这三人背景不简单。

   “这三人是哪方势力的,没穿宗门袍服,应该是世家子弟吧?”

   “嘿,那美女你没认出来吗?那是顾族的顾紫妍,旁边那个则是顾申鸣,另外一个没见过,但应该也是顾族子弟。”

   “顾族的人?”

   议论的人眼睛顿时一亮,有很多人尝试着上前攀谈。

   谁不知道顾族乃是仙灵大陆上最顶尖的世家,这个世家向来十分神秘,能见到他们传人的机会可不多。

   况且那顾紫妍生得美若天仙,更令一些青年才俊遐想连连,盼望着得到美人关注。

   于是顾辰三人一下就被包围了,多的是想攀谈的人。

   顾紫妍礼貌的微笑,但看着堵得她走不了路的人群,内心无奈。

   阿蒙的天空

   “滚!”

   这时,顾申鸣冷冷的道了一字,体内霸气稍稍泄露了一些。

   围拢过来的青年才俊们脸色纷纷一变,急忙退后,不敢再拦三人的路!

   “三位请。”

   广寒宫的女弟子趁机把三人请上了楼上的包厢。

   “申鸣堂兄,你刚刚可真凶。”一没人,顾紫妍捂嘴轻笑。

   顾申鸣摇了摇头。“想与我顾族攀关系的人到处都是,若不装得凶一点,今晚光是应酬交际就没完没了。”

   顾辰在旁边十分赞同,那群人的确不识抬举。

   三人在包厢坐下,透过窗口可以看到楼下。

   身份较为尊贵的,例如十三仙宗的真传弟子们都被广寒宫的人接到了楼上包厢。

   在楼下的,更多是次一等宗门或世家的子弟,还有一些名气不低的年轻散修。

   顾辰三人坐了一会,丁瑶便来了,身后的丫鬟端着个托盘,里面放着酒壶和酒杯。

   “紫妍,两位顾公子,欢迎你们过来。”

   四五个月没见到丁瑶,她身上的气质更加出尘了,真宛如月宫上的仙女一般。

   顾辰神识随意一扫,便发现对方也已经踏入了法相境。

   当初海天盛宴时她与其他各个仙宗的真传有不少就处于天人瓶颈,不过是为了更进一步才压制修为。

   而如今选择凝聚法相,不知是受到当初在他手下惨败的刺激,还是水到渠成的突破。

   “顾公子,当初在蓬莱仙岛有所冒犯,还望你能谅解。这件事一直在我心里,让我十分自责和内疚,今天自罚三杯,希望顾公子不计前嫌。”

   丁瑶很快就走到顾辰面前,眼神充满了歉意,从托盘里接过酒杯,双手敬了敬顾辰,郑重其事的一饮而尽。

   接连三杯,干脆利落,喝完之后她咳嗽了好几下,俏脸更染上了绯红。

   “顾辰堂兄,小瑶她平日里很少喝酒,今天自罚三杯,看得出她是真心道歉。”顾紫妍随即在旁边帮丁瑶搭腔道。

   顾辰审视着丁瑶,此次再相见对方姿态的确放得很低,好像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了。

   但顾辰不会忘记当初在海天盛宴上,当对方以为自己是顾族人时也是这番客气有礼,而当怀疑自己是冒牌货,整个人立即就变脸了。

   那之后她甚至伙同萧景埋伏自己,想要致自己于死地。

   这女人看着气质出众,但其实世故的很。

   只不过这却与顾辰无关,只要她不再来招惹自己,这个面子,他给紫研就是。

   “丁仙子言重了,你我本来也没多深的矛盾。”

   顾辰从托盘上接过一杯酒,也一饮而尽。

   丁瑶见到此状,神色松了口气。

   “那顾公子你们先在这里用餐,我还有一些客人要接待,待会交易会开始再来叫你们。”

   丁瑶寒暄了一会就离开了,因为看出顾辰对她态度很冷淡,分明不想多谈。

   丁瑶走后没多久,陆续又有人来串门。

   似乎是商量过了似的,先前在蓬莱仙岛对顾辰出手过的各大仙宗的真传弟子,竟然一一上门敬酒赔罪。

   他们言辞真挚,再无往日对他喊打喊杀的那般气魄。

   “紫妍,你是不是告诉他们什么了?”

   等人都走了,顾辰眉头皱起,询问身边的顾紫研。

   这些人商量好了似的一起来赔罪,按理说本不必如此。

   要知道他们身后可都有仙宗作为依靠,就是不道歉,自己也不会轻易找他们麻烦。

   可他们还是这么做了,说明必是有所忌惮,所以他第一时间猜想是不是顾紫妍说了什么。

   倘若这些人知道自己赢得顾族族会第一,在祖地内有一番大造化的事,那他们这么做倒是合情合理,可以理解为不想树立一个强敌。

   但这是顾族内部的私事,也关系到自己的,倘若顾紫妍和人说了,他会有些不快。

   “丁瑶主动问我关于顾辰堂兄的事,我就告诉她顾辰堂兄会来参加升仙盛会,其他什么话都没说。”

   顾紫妍听出顾辰的意思,连忙解释道。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来道歉,这般兴师动众的,让她都吃惊了下。

   两人正聊着这事,又有新的访客进了包厢,这回见到人,顾辰的眸光一寒。

   来的是天道宗萧景!

   “顾兄别来无恙。”

   再见萧景他中的天帝光阴拳的后遗症竟然已经消失了,而且人也突破进了法相境。

   他和顾辰打了声招呼,不自在的走到他面前。

   “你也来道歉?”

   顾辰戏谑的看着萧景,上回迫于怜月堂姐的压力萧景可是当众朝他下跪道歉过,这回再来道歉,岂不是尊严都不要了?

   这让他一时觉得事情有趣极了,那么多人都来道歉,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猫腻?

   “上次蓬莱仙岛的事情之后,我痛定思痛,觉得对顾兄的所作所为确实太过分了,所以今天听闻你也在这里,特意来敬酒赔罪。我自罚十杯,顾兄你随意!”

   萧景咬了咬牙,竟然真的一口气连喝了十杯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