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totop

Categories: 未分类

经过一夜的修炼,慕容复伤势基本已经痊愈,通体舒畅,不过此刻他的心情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主要还是丹田的变故,关键是连问题出在哪都不知道,这才是最让他烦心的。

走出屋子,慕容复径直来到正厅,出乎他意料的是,厅中已经聚集了七八个人,其中五个男子,清一色的书生打扮,相貌也都不差,身上气息殊为不弱。

除此之外,尚有两男一女,男的穿着西夏官服,女的则是宫装打扮,双方似乎正在争论着什么。

“小生替我家公子谢过西夏王好意,谢过三位,目前我家公子已经清醒过来,只是不便见客罢了。”书生中,为首一人说道。

“是吗?”那西夏官员明显极擅察言观色,从几个书生的脸上不难看出一些端倪,似笑非笑的说道,“这二位是我西夏医术最精湛的太医,诸位可要想好了,一旦错过了最佳医治机会,后悔莫及。”

官员如此一说,几个书生登时沉默了,为首之人神色变幻,始终下不了决心将三人赶走。

就在这时,偏厅中传来一道尖细的声音,“诸位的好意,老奴多谢了,待我家主子康复后,会当面向西夏王道谢的。”

慕容复一愣,说话的是吴公公,听声音倒是中气十足,呼吸流畅,循声望去,只见吴公公正踱步而来,步伐轻盈,红光满面,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西夏三人见吴公公出现,面色微微变了下,随即拱手道,“既然如此,我等就先告辞了。”

“三位何不留下,用完午膳再走?”

“不了不了,我等还要向我王复命,毕竟我王一直忧心赵公子的病情。”

“那就不送了。”

超萌萝莉控蕾丝漂亮公主裙私房唯美写真

三人离去后,原本笑吟吟的吴公公,脸色立即阴沉下来,“慕容公子,咱家觉得,做人还是应该知恩图报的好,您说是吗?”

慕容复倒也没有掩藏的意思,大大方方的从柱子后走了出来,大刺刺的往主位上一坐,笑道,“确实是这样,既然如此,如果本公子救了你家柱子,却不知公公会如何报恩呢?”

吴公公先是一喜,随即嘴角微微抽搐,他说的明明就是昨晚妹妹救了慕容复一事,慕容复应该知恩图报,交出解药,但这人似乎不知脸皮为何物,对昨晚之事只字不提,反倒坐地起价。

不过慕容复能够松口,总归是一件好事,他现在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

深深吸了口气,吴公公说道,“不知公子想要什么?”

慕容复笑了笑,略带歉意的说道,“抱歉啊,对着你我实在不想说话,让你那个漂亮妹妹来跟我谈吧。”

吴公公面皮狠狠一抽,差点当场暴走,但还是强行忍了下来,生硬道,“抱歉,舍妹正在疗伤,不方便见客。”

“那就可惜了。”慕容复摇头叹了口气,略显失望的看了看手中的玉瓶,“等你妹妹好了,咱们再谈吧。”

说完起身便走。

吴公公一见那玉瓶,登时想到了什么,激动道,“等等。”

“还有事吗?”慕容复明知故问。

吴公公神色变幻一阵,终是咬了咬牙,“好,让我妹妹来跟你谈。”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此刻慕容复一身内力无,肉身力量虽大,但凭他的武功,有很大可能从慕容复手中夺得解药,只是他不敢这么做罢了。

随后吴公公带着慕容复来到阁楼东部最偏僻的一个房间前。

吴公公轻手轻脚的,上前轻轻敲了敲门,“薇薇,你好了吗?”

屋中一片寂静,过得片刻,吴薇平淡的声音响起,“进来吧。”

吴公公推门而入,慕容复紧随其后。

到得屋中,慕容复立即朝吴薇看去,只见此刻的她盘膝坐在床上,面色苍白无血,一头柔顺青丝平铺肩后,身上穿着一套淡青色纱衣。

“吴姑娘的伤势如何了?”慕容复眉头微微一皱,开口问道。

吴薇一对幽黑的眸子,上下打量慕容复一眼后,摇了摇头,“多谢公子好意,短时间内怕是无法复原了。”

“你昨晚……”慕容复正想问问自己的情况,忽的瞟见吴公公还在这里,话锋一转,朝他说道,“吴公公,我要与令妹谈谈解药交易的事,你可以出去了。”

吴公公目光一闪,冷声道,“哼,休想,咱家宁愿不要解药,也不会让你伤害我妹妹。”

“哟,突然这么有骨气?”慕容复讥笑道。

吴公公登时大怒,丹田内力涌动,气息飙升,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哥哥,你先出去吧。”却在这时,吴薇开口轻声道。

“妹妹!”吴公公丹田内力沉寂下去,不解的看着吴薇,这慕容复明显就动机不纯,别有企图,妹妹还要跟他独处,这不是送羊入虎口么?

“哥哥放心,我自有分寸。”吴薇仍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只是苍白的脸色,楚楚可怜,令人心折。

吴公公沉默片刻,忽的指着慕容复喝道,“慕容复,如果你敢做出什么伤害我妹妹的事,我一定会让整个慕容家都灰飞烟灭。”

慕容复最讨厌别人威胁自己,尤其是杀自己家一类的话,双目中寒光一闪,一言不发。

吴薇面色微变,急忙说道,“哥哥,你快点出去吧。”

吴公公一甩袖袍,出了房间。

“我哥哥他只是担心我而已,你别放在心上。”吴公公走后,吴薇见慕容复仍是阴沉着一张脸,不由解释了一句。

慕容复默然片刻,忽的展颜一笑,“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说着目光毫不掩饰的在吴薇玲珑娇躯上扫视着,浅薄的纱衣,虽不说能够看到里面的风光,却比寻常衣服更加真实,几乎就是她的真正身材了。

吴薇脸颊上飘起一抹红晕,急忙别过头去,故作生冷的说道,“慕容公子请自重,小女子并非任人轻薄之人。”

二人不是太熟,慕容复还有求于她,也不敢太过分,遂收回了目光,开口道,“我想知道你昨晚用的是什么武功?为什么……受了伤之后,丹田内力完无法恢复。”

稍一犹豫,他将自己丹田中的变故隐约提了一句。

吴薇一怔,脸上若有所思。

慕容复脸上一副十分随意的神色,不着痕迹的往床边靠了靠,心中打定主意,一旦对方起什么别样心思,这个距离扑上去,压服一个身体孱弱的女人,不是什么问题。

良久,吴薇终于开口了,“我所修炼的功夫,涉及师门隐秘,不便告诉你,而且你这种情况,也并非因我所致。”

“怎么说?”慕容复脱口问道。

吴薇狡黠一笑,得意的看了他一眼,那意思明显是在说你不是不在乎么?

慕容复脸色微窒,目光一阵变幻之后,肃然道,“只要你能帮我恢复功力,我便将解药给你们。”

不料吴薇却是摇摇头,“那解药又不是我要用,这样的交换对我来说太亏了。”

慕容复一愣,“你不是一直想要救太子?”

“救太子?”吴薇冷笑一声,“若不是因为我哥的话,我看都不会看他一眼,更别说救他了,反正昨晚我也尽力了,纵然没得到解药,我哥也说不出什么来。”

慕容复呆了一呆,只听吴薇继续说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便告诉你怎么恢复功力。”

“什么事?”慕容复问道。

“什么事还不好说,暂时没想到,等我想到的时候自会找你,到时你不准拒绝。”吴薇想了想如此说道,那双大大的眼睛轻轻眯起,眼珠子转来转去,活脱脱一个成了精的小狐狸。

闻得此言,慕容复是彻底有些混乱了,他实在看不透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子,一会儿冰冷如刀,一会儿淡漠如水,一会儿又狡诈如狐,到底哪一种才是她的真实性格。

“真是谜一样的女人。”慕容复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口中说道,“那不行,万一到时你要我做一件极其为难的事,比如要我自废武功,又或者要我杀掉某个至亲之人,我肯定办不到。”

吴薇暗暗松了口气,如果慕容复一口便答应下来,她还真不大相信此人的人品,但现在先把自身顾虑说了出来,可见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轻轻一笑,吴薇娇声说道,“你大可放心,我保证不会让你为难。”

慕容复见她如花般的笑脸,柔弱中带着些许妩媚,动人之极,情不自禁的把手伸了过去。

“你干什么!”吴薇似乎无法动弹,任由慕容复抚摸着脸蛋,急忙呵斥道。

慕容复回过神来,立即缩回了手,老脸难得一红,支支吾吾的解释道,“我……我瞧你脸上有块煤灰。”

吴薇哼了一声,心知自己的脸上哪会有什么煤灰,不过出于心中羞涩,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

但要这么白白被占了便宜,心中也大为不甘,稍一寻思便说道,“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必须答应我三件事,我才告诉你怎么恢复功力。”

慕容复嘴角一抽,一直以来,只有自己坐地起价,敲诈别人的份,没想到今日却被一个小丫头给碰瓷了,颇有种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