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totop

Categories: 未分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看来,薛明媚摆明要缠着我了。

我问道:“媚姐,其实我想知道,所谓的生命最后一刻悟出的那些珍惜眼前人的道理,就是这么个珍惜法的吗。”

她说道:“是,就是。”

我说道:“ok,没问题。”

她说道:“好了不逗了,我自己安顿下来了,住了酒店。”

我说道:“我给安排。”

她说道:“五星级酒店,开窗窗外就是一望无际的蓝色大海,舒服。”

我说道:“好,先委屈住一段时间,等我们的别墅搞起来了,我们都搬进别墅里。”

她说道:“嗯,好,到时候就可以过上一夫多妻的美好生活。”

我说道:“靠,别乱讲话,我这可是个正经人,这么污蔑我,怕是不给我带来灾祸。”

她说道:“还怕这个?都那么多女人。”

00后妹妹悠闲自在漫步乡间图片

我说道:“可做,不可说,这是某个高人教我的。”

柳智慧教的。

很多事情,做得,说不得。

便是如此。

薛明媚问我道:“这鸡尾酒好喝吗?”

我说道:“还行吧。”

她说道:“知道喜欢喝酒,我从那边带来了几瓶好酒给,每瓶上万块。”

我问:“什么酒。”

她说道:“红酒,洋酒,都有,要不去我房间看看?房间冰箱有饮料,我也会调酒,给调几杯。”

我说道:“我知道调酒好喝,但我估计几杯下去,肯定挂了。”

她说道:“那不正合意吗?”

说着朝着我眨眼。

跟着薛明媚去了酒店她房间,她打开了一个箱子,箱子里果然都是包装得很好的酒。

我看了看,说道:“对我还真的是好。”

她说道:“还有烟。”

我说道:“雪茄?”

的确,是古巴雪茄。

关键是这个东西太浓,我根本抽不惯。

她说道:“知道抽不了太浓的雪茄,这家是我精挑细选的,没有那么浓。”

我说道:“谢了。”

她问我道:“想喝怎么样口味的调酒,我给做出来。”

我说道:“有点甜,不要太烈,喝得舒服,顺喉。”

她说好。

一会儿后,她给我调好了酒,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饮料,还是冰的,喝下去,舒服。

我看着这杯比啤酒还橙黄的酒,问道:“看起来这个颜色,像蜂蜜一样。”

她问道:“好喝吗。”

我点头:“厉害。”

她说道:“喜欢就好。”

她去切了一个水果盘过来,在水果盘上倒了一瓶酸奶,成了水果沙拉。

她说用这个送酒,比吃其他都健康很多。

搬到了阳台外边,这边的确是这里的所有酒店中,离海最近的一栋酒店,阳台下边,就是海。

海风拂面,听着海浪的声音,喝着小酒,抽着雪茄,实在是舒服。

薛明媚拉着凳子,坐在了我的身旁。

她说道:“从来没想过,我们会有这么一天。”

我说道:“对,当年深坐牢底,暗无天日,还时不时的被关进小黑屋,关铁笼子,遭饿,遭电,遭打,的确没想到过我们能有这么一天。相比之下,现在的生活,仿佛置身于天堂。”

她说道:“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我摇摇头:“没打算。我现在拥有的这一切,都是打算之外,我之前只是想打算好好混个体制内,光宗耀祖,朝九晚五,娶个N手老婆,买个二手车,单位配个房,混吃等死,结果呢?看看现在,一切都不是我所打算之内的。我现在只想着,把现下的问题一个一个都解决了。”

她问我道:“什么问题。”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

什么问题?

问题太多了。

目前,面对杨志刚这个强敌,还有深深隐藏不知何时就跳出来要致我们于死地的李姗娜。

光是这两个问题,就够让我头疼的了。

相比起来,身边的那些恩仇情缘,全都是小事,显得真的是不值一提。

我说道:“问题很大,目前面对的大敌,就是印西的一部分海军军队,也知道,我们跟正规军队力量相比起来,差距实在是太明显。首先人家有足够的资金撑起一个庞大的军队开资,其次,人家有名副其实的名义,而我们,名不正言不顺,我们需要一个地方作为依附,然后让这个地方承认我们是他们的一部分土地,这样子人家不敢轻易打我们。至于军事力量悬殊,只能通过加强建设我们的防御工事来达到防备于未然的目的了。”

薛明媚说道:“听这么说,也挺烦恼。”

我说道:“不是挺烦恼,是非常烦恼。现在还有一点,敌人时时刻刻虎视眈眈盯着我们,在计划着一个大事件,把我们全部吞并。”

薛明媚说道:“有这样子的事?”

我说道:“明的,暗的,好几个危险敌人,他们的实力比我们还强劲,我们能和他们拼的,就是头脑。”

我指了指脑袋,说道:“集我们众人的智慧,对付我们这帮强大的敌人。”

薛明媚说道:“围绕这块地盘的战争。”

我说道:“嗯。”

薛明媚问:“那酒店投资,房地产,别墅投资,还能做吗?”

我说道:“做,不做怎么赚钱,敌人不可能完全消灭,只能打到他们怕,让他们不敢来。我们只会和他们一直共存,只有我们强大,他们才不敢招惹我们。”

薛明媚说道:“照这么说,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我说道:“嗯,是,也许是一生,更可能是几辈子几代人的事情,仇恨已经深种,人会死,仇恨不会死,会一代传一代。”

薛明媚说道:“看来,真的是看透了这世故。再也不是那个刚到监狱的傻傻小男孩。”

我说道:“看一生,也看不透,读不懂。不用夸我。”

她靠在我身上,问道:“今晚留在这?”

我喝了有些上头,说道:“都行。”

她说道:“那,我带去洗澡吧?”

媚态撩人。

这时,手机却响了起来。

小珍妮,奶声奶气的问:“爸爸,在哪里呀。”

我说道:“爸爸在外边,怎么了。”

她说道:“爸爸,妈妈说,说,说说她去忙了,今晚让我和睡。”

我问道:“妈妈这时候去忙什么。”

她说道:“不知道,她说说,说去办公室了。”

我问道:“那和谁在?”

她说道:“自己在呀。”

我问:“自己在?”

她说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