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totop

Categories: 未分类

片刻后,李澄空抛下一块银子,从窗户飘出酒楼,很快来到城外的一片树林。

一棵枣树下,徐采英正冷冷俯视脚下蠕动的青年。

英俊青年趴在地上扭动,英俊脸庞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被汗水打湿的衣衫沾上泥尘,脏乱不堪。

他一双桃花眼却闪烁着怨毒,恨不得把徐采英撕了。

徐采英双手抱肩,红唇噙着一丝冷笑,对他的痛苦无动于衷。

李澄空道:“还没问出来?”

“是个硬骨头,不说。”

“恐怕是没有吧?”

“肯定有。”

“……你说有,那就得有。”李澄空点点头,这显然是借故整治折磨这青年呢。

徐采英冷冷道:“这只是第一层搜骨术,一共有六层,你会越来越享受的!”

她屈指轻弹两下。

美女姐妹时尚街拍图片

“嗤嗤!”指劲打在英俊青年后背。

他一颤,跟着剧烈扭动。

原本如蛇慢慢里动,这会儿就像被扎了一刀的蛇,剧烈扭曲颤抖着。

徐采英撇撇红唇,不在意的道:“便是铁人也撑不过六层的,劝你赶紧说。”

“唔……”英俊青年张张嘴,青筋贲起,脖子与脸颊好像有几条蚯蚓在皮肤下扭动。

李澄空摇头:“你封了他的哑穴,怎么说话?”

“反正他现在没尝够苦头,不会说的。”徐采英道。

“你没解开他穴道,怎知他是硬骨头,不肯说呢?”李澄空摇头道:“至少要给他说话的机会嘛。”

徐采英盯着李澄空看。

李澄空笑道:“我所说不对?”

“南王可是同情他?”

“呵呵……”

“那为何要帮他说话呢?”

“我跟徐姑娘一样,想问出他的同伙。”李澄空摇头道:“不想在问出来之前弄死了他。”

“放心吧,死不了。”徐采英傲然一笑。

这搜骨术可没这么容易死,想死都难。

李澄空摇头叹口气,忽然一指点出。

“啵!”一声脆响,英俊青年胸口忽然炸开,一团粉末飘出他衣襟。

“嗯——?”徐采英皱眉。

李澄空道:“难道徐姑娘就没察觉到他在暗暗的蓄力,准备自裁?”

徐采英盯着那团白雾。

白雾袅袅升起,却没有散去之意,在空中凝聚成一团,隐约是一个奇异的图案。

“这是什么?”徐采英打量着这图案。

李澄空摇头:“这就要问这位了,是何奇物,说不定能借助它而逃走。”

“哼!”徐采英瞪向英俊青年。

英俊青年此时脸色苍白,双眼中的怨毒更甚,扭曲之际死死瞪着李澄空。

“先解了他哑穴再说吧。”

“好!”

徐采英一拂罗袖,英俊青年喉咙里顿时响起惨嚎,闻之毛骨悚然。

“啊——!”这惨嚎蕴含着无尽的痛苦与惨烈。

李澄空摇头。

徐采英却露出一丝冷笑:“你这人渣万死不足以赎罪,现在这点儿痛苦算什么!”

李澄空道:“说说吧,到底还有什么人,朋友嘛就是要有难同当!”

英俊青年只是一味的惨嚎,却没说话的意思。

徐采英露出笑容:“瞧瞧,我说他是硬骨头吧?”

“怕是真没同伙,是独行客。”李澄空道:“那就没必要多问了。”

徐采英冷冷道:“他一定还有同伴!”

说罢一拂罗袖。

惨嚎声戛然而止,只能看到英俊青年在张嘴,青筋爬满脖颈与太阳穴,却不闻其声。

李澄空点点头。

青影一闪,叶秋忽然出现:“教主。”

她身姿曼妙优雅,轻盈如莲花亭亭而立。

李澄空道:“这个采花贼看看什么出身,有什么同伴。”

“是。”叶秋脆声应道。

她看一眼徐采英,虽然徐采英已然换了模样,她还是一眼就认出,轻颔首致意,然后明眸迅速变化。

明眸幽静深邃如古潭,看向扭曲挣扎的英俊青年。

徐采英看到叶秋出现,摇摇头。

采花贼往往独行,不会有什么收获,自己就是想狠狠折磨他,不让他死得痛快。

让他生不如死,多撑几日,让他悔不当初。

叶秋道:“此人钱茂丰,铁脚门的弟子,偶尔有奇遇得了一部残缺心法,修炼之后走上了邪路。”

“什么心法?”

“赤阳指。”叶秋蹙眉道:“这赤阳指的威力极强,不过嘛……,会让身体阳亢如焚,无法自抑。”

“邪功所致。”李澄空颔首。

徐采英冷笑:“这都是借口!”

叶秋道:“他确实有同伴,还有两人在这华丰城内。”

“竟然不说这两人?”李澄空惊奇。

叶秋点点头:“这两人与他有过命的交情,绝不会出卖二人的。”

李澄空看向徐采英。

徐采英道:“我不相信这样的家伙还讲义气。”

叶秋笑了笑。

徐采英缓缓道:“我去捉那两人回来,不是情义深嘛,那就同年同月同日死!”

李澄空道:“那就去捉他们回来吧。”

叶秋点点头:“徐楼主随我来。”

两人飘飘而去。

李澄空低头看着脸色越发扭曲,双眼血红的英俊青年钱茂丰,摇头叹口气。

他一点儿没有同情,唯有痛快,这种家伙不该活在这世间,创造了多少悲剧,现在该逐其离开这世界。

片刻功夫,叶秋与徐采英飘回,手上各提一青年,“砰砰”扔到钱茂丰跟前。

钱茂丰与两人对视,露出痛苦神色。

两人却一片坦然,神色平静而从容,好像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

叶秋道:“教主,现在就杀了他们吗?”

“送他们上路吧。”李澄空看向徐采英:“没必要再折磨了。”

“让他们这么痛快的死,太不公平!”徐采英咬牙道。

李澄空道:“让他们多活一刻钟,多呼吸几口这世间的新鲜空气,才是最大的不公平!”

“……也对。”徐采英恨恨瞪着三人:“那就宰了!”

她扭头看向叶秋:“圣女,这件事还要怪铁脚门,得找他们算帐!”

叶秋道:“跟铁脚门没什么关系吧?他们是自己走上的歪路!”

“如果铁脚门教好弟子,他们怎会变成这样?”徐采英恨道:“是他们教导之责!”

“那……”

“这样的宗门不该继续存在,免得还教出这样的祸害!”

“教主……”

“叶秋你觉得呢?”

“……这么说,铁脚门确实有责任。”叶秋想到了被他们害死的女子,便缓缓点头。

“罢了,那就去铁脚门吧。”李澄空道:“看看铁脚门有没有问题。”

“是。”叶秋肃然道。

徐采英一拂罗袖。

三人顿时一颤,然后双眼迅速黯淡。

李澄空看着三人死去,出指轻点三下,“啵啵啵”额头出现一个血洞。

这一下便是死得不能再死,有奇遇也不能活。

徐采英满意的点点头,跟着叶秋飘飘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