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totop

Categories: 未分类

顾辰知道对方也许是激将法,但姬兰初的话的确触动了他。

他顾辰难道会怕他皇甫家?

隐忍是为了更好的复仇,但并不意味着遇事就要躲着,若是总这么下去,会不会有一天,失去了一身的方刚血气?

他知道姬兰初眼下遇到的麻烦极大,牵扯进去凶险万分,但若能帮她逃脱,中土皇室和皇甫家的关系定会恶化,对他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见顾辰回心转意,姬兰初愣了愣,随后笑蕾如花。

“早知道美人计对你没用,激将法比较有用,我也不用那么累了。”

顾辰无语,“你的回报最好能打动我,不然我还是会立刻离开,让你去当皇甫无忌的好孙媳。”

姬兰初神色立即紧张了些,认真沉思后,答道。“我能给你提供所有我知道的皇甫家的情报,甚至是一些较为隐秘的!”

顾辰不由得多看了姬兰初几眼,看来她是认定自己和皇甫家有仇了。

“不够!”他冷冷的回应。

“我身上有几部地级功法,还有一千万元晶,通通给你!”

姬兰初立马加码。

泳池边水库水美女长发飘飘图片

顾辰略微吃惊,不愧是皇室的小公主,逃个婚还随身带着那么多钱。

不过,他仍是冷冷回应。“不够!”

姬兰初顿时有些生气了,恨恨的瞪着顾辰。

“你可别太贪心,你的实力也不比我强多少,能不能帮到我还不一定呢!”

“至少我是眼下唯一敢帮你,愿意帮你的人。”

顾辰一句话就让姬兰初哑口无言。

“我还有一张千炼圣宗的请天符。”她又道。

“那是什么?”顾辰一愣。

姬兰初顿时撇了撇嘴,“看来你不是九州子民,连千炼圣宗的请天符都不知道。奇怪了,不是九州人,你怎么会和皇甫家有仇?”

她在套话,顾辰置之不理。

“不知道千炼圣宗,总该听说过器王蒋百鸣吧?”她道。

顾辰点了点头,想起了那句人尽皆知的传言。“得器王兵库者得天下。”

器王蒋百鸣乃是八百年前名震大陆的中土帝国第一炼器师,也是昆仑大陆有史以来第一炼器天才。

他生前和死后都留下了无数传说,其中最负盛名的就是器王兵库,顾辰手上有枚玄色小鼎,就与这息息相关。

“哼,这句话可是大逆不道,有几分真假谁知道?器王蒋百鸣就出自千炼圣宗,该宗毫无疑问是大陆上炼器水平最高的宗门。”

“而我的请天符,可以请动一名千炼圣宗的炼器宗师帮你出手炼制法宝,它的价值你明白了吧?”

姬兰初解释道。

顾辰当即点了点头。“明白了,只是,还不够。”

“你这是趁火打劫!”

姬兰初盯着顾辰的眼神快要喷火,贝齿都要咬碎。

这人实在太可恶了,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帮你的风险有多大你再清楚不过,那可是与整个九州为敌。”

顾辰平静的摇了摇头,“我也不要你的地级功法了,我要你先前施展过的那空间法术,还有,关于轮回散人的下落你要如实告知。”

姬兰初的神色当即缓和了一些,总算对方并不是贪得无厌。

“好,一言为定,报酬等我成功离开九州后再给。”

“必须先给。”顾辰道。

“我怎么知道你得了东西会不会出尔反尔?”

姬兰初怒声道。

“那你就先给一半。”

片刻后,两人终于达成了协议,姬兰初先将《旋空牢狱》的空间法术以及请天符交给顾辰,至于皇甫家的机密情报和一千万元晶则是事后再给。

“关于轮回散人的下落老实说我也不知,今天我不过是比你早到一些,怕被你发现身份才伪装成他。”

“我猜轮回散人可能是云游去了吧,道场里明显很久没人住了。”

姬兰初又交代了下关于轮回散人的事,看着顾辰,只觉得这家伙太难对付了。

自己和他谈判那么久,愣是没占到什么便宜。

“你去找轮回散人做什么?”

顾辰一阵沉思,姬兰初应该没有说谎,那道场里的情况他也是亲眼所见。

只是这么一来有点麻烦,看来《天残地缺》孤本的事,只能以后再说了。

“我去那做什么是我的,与你无关。反正现在你我协议达成,有必要彻底了解下彼此实力,才能更好配合。”

“接下来的路,可不好走。”

姬兰初刻意扯开了话题,严肃道。

……

华宁山上,一群身穿深红甲胄,胸挂棱形银镜的士兵整齐列队,为首之人是个光头,目光阴沉的审视着周围道场留下的灰烬。

那废墟里,还有几缕火苗在燃烧着。

在他身前不远,一群阴阳剑宗的人马以该宗宗主为首,战战兢兢的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兰初公主的确来过这里,错不了。那火焰,乃是皇室的龙凰真火。”

光头男眼神如鹰一般锐利,“而死去的阴阳剑宗弟子,从死法上来看,并非兰初公主所杀。”

“如此一来,便只有一种可能,公主被人绑架了!”

“在你阴阳剑宗的地盘上,你们竟然让公主被人劫走,此事若传出去,你们可知会引起多大的骚乱?”

他声音陡然提高。

“大人,请你原谅!我们到达时,那凶徒和公主就已经不知去向了呀!”

阴阳剑宗的宗主连忙带头磕头谢罪,神色慌乱不已。

“哼,此事暂时不和你们计较。”

光头男子望向远方,“听好了,以这华宁山为中心,即刻开始搜索,无论如何,都要给我找到兰初公主和凶徒!”

“阴阳剑宗的人部都给我派出去,也通知附近所有的宗门,挖地三尺也得给我找到线索!”

“三天之内若你们找不到任何线索,就等死吧!”

“是是,我等一定竭尽力!”

阴阳剑宗上上下下所有人连忙保证,心里大大松了口气。

“还有你们。”

光头男子又看向背后的天镜府士兵。“公主被人绑架,事情已经闹大,你们立即奔赴幽州各处边城,通知边防军队,彻底封锁边界!”

“上天入地,都一定要找到兰初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