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totop

Categories: 未分类

高夫人知道以她的身体根本熬不住到不了西北,所以在雪柳探望的当晚就在监牢之中自尽了。

雪柳已经得了高夫人的暗示,第二天带着一副棺木来给她收敛,随后将高夫人的尸身交给高凯。

高凯带着高不庸夫妻的灵枢以及两个孩子回了老家。至于楚韵,早就与他没有关系了。

高夫人死了红袖与杨氏等人随后也都被狱卒带出去了,很快监牢之中只剩下楚韵一个人。

以前高夫人与杨氏等人在的时候,楚韵很担心她们会对自己不利。却不想等这些人都不在监牢只她一个人时,那种孤单与死寂有多可怕。

这日晚上楚韵又做噩梦,梦见自己被打得全身血肉模糊。醒来以后,楚韵双手抱膝轻声说道:“符景烯、林氏,们要报复就给我一个痛快,这样算怎么本事。”

仿若找到发泄点,她就在那儿一直不停地诅咒清舒与符景烯,诅咒所有她看不顺眼的人。

第二天清晨,她吃着没滋没味的糙米粥跟硬邦邦的馒头。吃完以后坐在地上发呆,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她想早些解脱,可又没高夫人那般的勇气自尽。所以,只能这样一日一日地熬着了。

听到脚步声楚韵冲到了门框处抱着柱子盯着前方,可等看到来人时候她面色却不大好了:“来做什么。”

谢小歆看着她,笑着说道:“来看看啊!”

楚韵脸色不善地说道:“来看我的笑话?”

草地上温润白皙冷淡脸安静美女户外写真

谢小歆面无表情地说道:“对啊,我就是来看的笑话啊!看看我们昔日的楚大才女现在什么样了。”

楚韵抓着柱子怒骂道:“谢小歆,到底有没有心,我现在都落到这般田地了竟还奚落取笑我。”

谢小歆说道:“这话该是我问,到底有没有心?我与那么多年的朋友竟为了个男人毁我名声,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楚韵握紧拳头说道:“楚韵,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若不是我现在在监牢之中的就是。”

谢小歆冷笑一声道:“错了,就算我嫁进高家也不会像似的丧尽天良恶事做尽。楚韵,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咎由自取。”

楚韵心头一颤,说道:“这话是什么意思?谢小歆,将话给我说清楚,我怎么就丧尽天良?”

谢小歆呵了一声说道:“就因为一点私怨竟连个一岁多的孩子都想害,到现在还在这儿装无辜。楚韵,我当初眼多瞎猜会以为是个良善之人。”

她也是从清舒那儿得知楚韵竟想害清舒的儿子,还差点得逞了。清舒是因为她才与楚韵结怨的,若福哥儿有个三长两短她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也是两个孩子的亲娘,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的毒手?楚韵,的心到底有多黑啊?”

楚韵矢口否认,说道:“这都是符景烯跟林氏污蔑我,我没做过,是他们栽赃陷害的。”

谢小歆也不跟她争辩,说道:“有没有做过心里很清楚。我这次来看,也是咱们相识多年的份上才来送一程。”

楚韵吓得浑身发抖,连时声音都打颤:“说什么?什么送我一程。”

谢小歆一脸怜悯地说道:“谋财害命、纵奴行凶、包庇族人,利用高家权势收受贿赂以及贩卖私盐,桩桩条条都是死罪。官府已经判了死刑,三日后午门处斩。”

楚韵吓得不由往后退了几步,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说道:“我没有,我没有做过这些事。小歆,这都是符景烯栽赃陷害的。”

谢小歆觉得好笑,说道:“事到如今竟还污蔑他人?楚韵,爹已经被抓了,他已经将这些事都招了。”

不仅楚老爷被抓了,牵到这几个案子的人全都被抓了,而这也是为何楚家没人来探望她的原因。

楚韵知道完了,真的完了。

谢小歆将带来的食盒放下就准备离开。她在得知楚韵被判处死刑以后想着以前的情分来看望她,可看着她死不悔改的样子觉得自己不该来。

楚韵看着她的背影,回过神来冲过去抓着她的胳膊道:“小歆,小歆我不想死。小歆救救我,救救我。”

谢小歆推开她说道:“没人能救得了了。”

这样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人谁敢救,别说救了沾都不敢沾。她也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看望她。

楚韵却不放开她,说道:“小歆,我知道跟林清舒关系好,帮我求求她求她绕过我。只要她愿意放过我,不管让我做什么都行。”

谢小歆听到这话不要笑了起来,说道:“楚韵,这事与清舒根本没关系。杀人偿命,害了那么多人没人能救得了。”

“只要林清舒能饶过我,我就可以活下来。”说完她跪在地上,双手

还死死拽着谢小歆的胳膊道:“小心,看在我们多年的姐妹情分上,求帮我这次吧!”

谢小歆掰开她的手,一字一句地说道:“不可能,我是绝不会帮的。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这事该有的下场。”

出了监狱,谢小歆回转头看着里面:“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小环说道:“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只是以前我们没有发现罢了。二奶奶,不要再管她了,我们回去吧!”

小环回江南嫁人了,嫁给了她喜欢的人。成亲前两年好好的,可到第三年她肚子还没动静她婆婆就做主给丈夫纳了个小妾。她丈夫说不想纳妾,可妾氏到底还是进门了。谁想那妾氏进门没多久她就被查出怀孕了,十月怀胎生了个女儿。可惜公婆都不喜欢她女儿,一心指着那妾氏生个孙子。那妾氏怀孕以后心就大了,想上位就故意摔倒陷害她。她公婆打骂她蛇蝎心肠,而她丈夫不仅不相信她还横加指责。心灰意冷之下她向谢小歆求助,然后就带着孩子重新回到谢小歆身边了。

谢小歆说道:“我这次来只是想做个了结。”

说起来也幸亏清舒当初的提醒,让她意识到楚韵不对劲渐渐远离她。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被她害成什么样。想到这里谢小歆就觉得今日来监牢探望楚韵不仅可笑,还很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