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totop

Categories: 未分类

书迷楼 .,精彩免费!

每日放假是学生们最开心的时候,对符景烯来说同样如此。

上完两节课,他就与关振起两人骑着马回去了。

先去了梅花巷,只是门房贺老头说清舒没在家:“那日认亲礼后,姑娘就没回来一直住在国公府内。”

符景烯点点头,问道:“那姑娘这几日还有去衙门吗?”

“有,每日都去。”

符景烯没去镇国公府,现在贸然跑过去也见不着清舒,所以他直接回了金鱼胡同。

回到家里没多久,刘黑子就过来了。

符景烯背着手问道:“幕后主使查到了没有?”

刘黑子摇头说道:“没有,不过我觉得林姑娘可能已经知道幕后主使是谁了。”

“这话怎么说?”

刘黑子说道:“林姑娘前日让蒋方飞给我送了个口信,让我别再查这件事了。若不是知道幕后主使的身份,应该不会特意让蒋护卫来说这话的。”

圆圆脸惬意少女房内舒适自然写真图片

符景烯沉默了下说道:“还有呢?”

“没有了,不过这次的事严重损害了林姑娘的名声,很多人都觉得林姑娘……”

后面那些话,在符景烯阴沉的脸色之中给咽回去了。

造谣一句话辟谣跑断腿,更何况很多人都对女子为官抱有成见。之前不敢正面跟清舒杠是怕得罪长公主,现在有人出手了,一些容不下清舒的就在背后推波助澜。

就在这个时候,墨砚在外说道:“少爷,兰大老爷身边的长随求见。”

听到说兰大老爷要见他,符景烯不由蹙了下眉头。兰大老爷一直都不待见他,这次要见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结果,真如他所预料的那般。

“景烯见过师兄。”

兰大老爷颔首,问道:“林氏前些日子闹出的事你应该知道吗?”

“知道,清舒写信告诉我的。”

兰大老爷背着手说道:“我知道那些谣言你不相信,其实我也不信的。只是林氏这些年得罪了许多人,这些你可知道?”

符景烯笑了下说道:“师兄,外面的传闻不可信,清舒她一个闺阁之中的姑娘能得罪什么人。”

兰大老爷说道:“林氏得罪了人可不少。以前得罪了户部尚书吴家、忠勇侯府、襄阳侯府,如今又得罪了萧家跟高家。”

见他都点出来,符景烯也没兜圈子了:“是这些人找清舒的麻烦,并不是清舒去挑衅的他们。还有,清舒如今是镇国公的干女儿,这些人不敢对她怎么样。”

兰家大老爷直截了当地说道:“林氏如今认了镇国公府这门亲,一般人是不敢动他,可你呢?”

镇国公是个特别护短的人,当年有个人对邬老夫人出言不逊,他将对方家中的年轻男丁都揍了一遍。当时的宣宗皇帝不仅没罚反而说他孝心可嘉。而邬家其他人也都一样,非常护短。所以除非必要,没人愿意惹这一家疯子。

不过,邬家的人也是出了名的不好接近。所以林氏能让邬夫人收为干女儿,就是兰大老爷都赞叹一声好本事。

符景烯也没再装糊涂:“他们能对我做什么?难道我考中了上了榜,他们还能将我刷下来。”

就算是首辅都没这个资格。

兰大老爷摇摇头说道:“你还是太稚嫩了。他们不需要刷你下来只需打压你,你这辈子的仕途就完了。”

符景烯并不畏惧,皇帝年岁大身体不好估计撑不了几年,等新皇上位这些人肯定要将位置让出来。一朝天子一朝臣,到时候谁知道是什么情形。

兰大老爷看他默不作声,说道:“为了不影响你的前程,这门亲事还是退了吧!”

符景烯猛地抬头看着他:“师兄,你说什么?”

“我说这门亲事对你前程有碍,早些退了也好。”

也是他自制力好,不然非当场翻脸不可。符景烯忍着怒火说道:“师兄,这门亲事是我千辛万苦求来的,我不会退亲的。”

兰大老爷说道:“林氏行事张扬,你要娶了她迟早会给你招来祸端。”

不等符景烯开口,兰大老爷又道:“林氏家世低,林承钰又是个谄媚小人,她与你其实并不般配。”

符景烯脸色越发地难看。

兰大老爷看着他说道:“我知道林氏长得不错。可这女子不能只看样貌,还得看品性与家世。”

当日符景烯与清舒定亲时,他就说景烯鼠目寸光,刚考中案首急慌慌定亲做什么?他自己一穷二白家世又不行,正该找个对仕途有助益的妻子才是。

符景烯觉得这话特别刺耳,说道:“师兄,我觉得清舒品性很好。至于家世,我自己还不如她,又有什么资格嫌弃她。再者她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文华堂又得长公主跟师姐的喜欢,足以见她的优秀了。我想得这天下比得上她的没几个。”

兰大老爷心头往下沉:“这么说,你不退亲了?”

“是,我不会退亲。”

兰大老爷说道:“哪怕仕途会断送她手里你也不退亲?”

符景烯沉声说道:“别说仕途,就是上刀山下火海豁出这条命我都不会退亲。”

兰大老爷定定地看着他,良久后说道:“你回去再好好想想吧!”

符景烯摇头说道:“不用想,我不会退亲的。”

这辈子,除了清舒他再不会娶别人了。

等符景烯走了以后,兰大老爷面露恼怒。鬼迷心窍,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连前程都不要了。若不是看他是可造之材,他哪会管这事。

符景烯也是一肚子的火。

墨砚还从没看到他脸色这般难看:“爷,你怎么了?”

“没什么,回去。”

回到家里符景烯练了半个时辰的剑。看着满地被他砍下来的树叶树枝,墨砚跟双瑞几个人心惊胆颤。

双瑞小声问道:“少爷这是怎么了?”

墨砚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从兰大老爷的书房出来少爷的脸色就不好了。”

至于具体说了什么,他也很想知道。跟在符景烯身边八年多了,以前碰到难事最多也就蹙下眉头,从没像今天这样发这么大的火。

双瑞不由嘟囔道:“平日也没照拂过我家少爷,现在冒出来管什么?”

若是像兰老太爷那样指点教导过他家少爷,那现在管他家主子的事还说得过去。可兰大老爷一向都不待见他家主子,现在跳出来管东管西,好大的脸呢!

“谁说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