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totop

Categories: 未分类

慕容复心念一动,开口说道:“这里太过狭窄,影响晚辈的发挥,不知大师可有兴趣出去一斗?”

八思巴一听此言,微微瞥了一眼关押的峨嵋派众人,脸似笑非笑的说道:“好,依你所言!”

说完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形骤然拔地而起,“砰”的一响,径直穿过楼顶,飞了出去。。。

慕容复飞快的回头扫了一眼,嘴‘唇’微动,朝范遥传音道:“范右使,你尽快给他们解‘药’,不要等恢复了,先出塔去。”

范遥一言不发的点点头。

“慕容复!”在慕容复正要动身时,袁紫衣忽然开口叫了一声。

慕容复转过头去疑‘惑’的看着袁紫衣。

袁紫衣白皙的脸蛋微微一红,“你……你小心点!”

慕容复不禁怔了一怔,随即笑道:“放心吧,你们先出去等我。”

随即身形一闪,从八思巴撞出的窟窿飞了出去。

千佛塔塔顶,方圆不过半丈,慕容复与八思相对而立。

站在塔顶,隐约还能听到底下传来的喊杀声,慕容复心不由想道:“也不知芷若和青桐怎么样了……”

水灵大眼睛女还甜美私房照

八思巴目光四下一扫,微微笑道:“这里倒也宽敞,足够你施展了。”

慕容复拉回思绪,看着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喇嘛,面‘色’变得凝重下来,不过倒也不是很担心,他之所以会提出到塔顶来斗,除了给范遥时间救人之外,自然是存着方便逃跑的心思。

也不知这大和尚是愚蠢还是过于自信,竟然真的答应了。

八思巴似乎是看穿了慕容复的想法,缓缓解释道:“在那里你顾虑太多,似乎无法施展力,本座便成了你,毕竟已经很多年没遇到过你这么有意思的小家伙了!”

“管你什么原因,反正到了此处,要打要跑还不是本公子说了算!”慕容复暗暗腹诽一句,嘴却是笑道:“那多谢大师了,大师放心,晚辈必定给大师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完慕容复神‘色’一整,右手长剑竖在‘胸’前,左手并起双指,捏了一个剑诀,忽然间身形一跃而起,在空之时一分为三,随即又斜刺而下,速度快无。

眨眼间三把长剑同时刺到八思巴身前,三道身影瞬间合一,剑尖处陡然伸出数寸长的白‘色’剑芒。

八思巴身形一动不动,直到剑气距离‘胸’口不过寸许之时,忽然一个“铁板桥”,身子向后仰去,同时闪电般探出右手,双指去夹剑刃。

慕容复登觉剑一股阻力袭来,不及多想,一掌拍在剑柄处。

哪知下一刻,八思巴身子在空一转,顺势将长剑往外一带。

眼看慕容复连人带剑要飞出塔顶,八思巴右手一挥,一道火红‘色’的“绳子”凭空出现,挽住慕容复的脚踝,又将他拉了回来。

慕容复落地后,轻笑一声,“大师真是厚道,这都还出手相救。”

“哼,休要多言,你以为本座不知道你想什么!”八思巴却是瞪了他一眼说道。

“大师,看招!”慕容复脚尖一点瓦砾,再次飞身而起,直直刺向八思巴,招式虽然平平无,但其所蕴含的劲力却是浑厚且锋锐,长剑所过之处,好似虚空都被刺破了一般,留下一道淡淡的白痕。

八思巴伸手一把抓向剑尖。

慕容复微微一愣,但下一刻,八思巴手掌心处陡然生出一团红‘色’劲力,竟然将这势不可挡的一剑生生抵住。

“好小子,再使点劲!”八思巴笑道。

“哼!”慕容复冷哼一声,手腕一抖,长剑三分,登时三道剑影分别刺向八思巴‘胸’口、小腹和咽喉。

八思巴同样手掌三分,三道手影将三道剑影拉回原处,合成一把,嘴摇头叹道:“你这样是不行的。”

语气似乎有些失望。

慕容复干脆一言不发,收回长剑,“刷”的一声,横扫而出,瞬间划出一道半月形劲气,凌厉无。

如此一来,八思巴既要挡剑,还要防备剑气,慕容复心念一动,空着的左手微微抬起,“嗤”一道少泽剑‘射’出,正对八思巴的左肋,只要他伸手拦截剑气,必然会被少泽剑击檀。

“哼,任你武功再高,击檀‘穴’不死也得重伤!”慕容复心不由暗暗想道。

八思巴神‘色’微微动容,不过也只是一闪即逝,下一刻,他忽然双手合十,身金光大冒,竟是瞬间‘激’发出一个金光护罩。

“铛铛铛”一连三声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慕容复的长剑与剑气先后撞在金光护罩,长剑仿若斩在‘精’钢一般,震得他手臂微麻。

那道白‘色’劲气却入泥牛入海,钻入金光消失不见,倒是紫‘色’的少泽剑气在与金光僵持一会儿之后,径直穿过金光。

电光火石之间,八思巴身子向右微微偏了偏,堪堪避过少泽剑。

慕容复不禁一呆,随即暗暗后悔,刚才若是直接‘射’其檀,哪还躲得过去。

不过令慕容复疑‘惑’的是,先前在楼下之时,自己施展“六剑合一”,是被八思巴这个神的金光护罩给挡住的,现在竟然连少泽剑都挡不住?

想到这,慕容复将长剑往地一‘插’,双手连弹,登时,十几道颜‘色’不一的剑气‘激’‘射’而出。

八思巴面‘色’微微一变,干脆散去金光,身形一阵扭动,时粗时细,时高时矮,竟然生生从十几道密密麻麻的剑气,闪避而出。

慕容复不禁呆了一呆,“你这是什么武功?”

八思巴恢复了身形,“这叫瑜伽密乘,怎么样,想学么?很简单,只要你拜我为师,我教你!”

“拜师?”慕容复登感好笑,这喇嘛武功虽然自己高一些,但也还没到能当自己师父的程度,竟然提出收自己为徒,当即哼了一声,“大师脸皮还真厚!”

“眼前的一切不过过眼云烟,转眼即空,你现在觉得本座不够资格当你师父,将来本座未必觉得你够资格当本座徒弟!”八思巴也不生气,悠悠说道。

“呸,废话少说,咱们再来过!”慕容复毫不客气的反击一句,右手凌空一拂,登时身前长剑自动飞起,朝八思巴‘射’去,同时慕容复身形一晃,运起降龙十八掌,双掌两只巨大的金‘色’掌影凝而不发,拍向八思巴。

“降龙十八掌!”八思巴脱口叫道,“小友的福源,是本座都有些羡慕了!”

嘴说着话,他手动作却不满,一指弹开先行而到的长剑,随即立起双掌,掌心金红‘色’劲气‘波’纹一闪而出,也是凝成两个犹若金轮一般的劲气虚影。

“砰砰砰”一阵疾响,二人近身‘交’手,火‘花’四‘射’,劲气飞散,出掌速度快到了无影。

至于那被弹开的长剑,却是一直在围着二人打转,显得神异无。

半盏茶的时间不到,二人已‘交’手数十招,不过八思巴从头至尾脚步都未动过,神‘色’也是十分淡然,一副轻松写意的样子,反而是慕容复神‘色’时不时闪过一缕焦急。

忽然“砰”的一声,二人四掌相‘交’,慕容复登觉一股不可撼动的大力袭来,当即不敢硬拼下去,脚尖一点地面,飞身后退。

即便是他见机的快,仍是被八思巴内力震了一震,身形在空时,差点失控,好在恰逢长剑飞行至此。

慕容复一把抓住长剑,稳住身形,心不由生出一股抑郁之气,身形微晃,再次欺身而,不过这一次,他手握长剑,身形在瞬息只见,变成了七八个。

分别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招式刺向八思巴。

“好剑法!”八思巴难得开口赞了一声,当即探出一手,指尖处凝出一把火焰刀。

“铛铛铛”一阵‘乱’响,八思巴左劈一刀,右出一掌,每出一招,便会有一个“慕容复”被击散。

慕容复似乎也意识到这样根本伤不了八思巴,忽然间所有分身合而为一,双手握着剑柄,高高举起,随即一剑劈下,登时间,塔顶风起云涌,呼呼作响,声势好不壮观。

“那是什么?”塔底下被‘蒙’古军队严密保护着的赵敏第一时间发现了塔顶的异样,只见塔尖处一小片黑‘色’云彩剧烈翻滚,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过,瞬间被泾渭分明的斩为两半。

“那是……难道慕容小子遇到难题了?”张三丰不知是不是感应到了远处的异样,一掌拍开身前的元兵,抬头望去。

白眉也做出同样的猜测。

八思巴见慕容复这一剑竟然有如此声势,登时面‘色’大变,口疾呼道:“快停下,你想将这座塔都破坏掉么?”

慕容复微微一怔,但此时收手显然已是不及,干脆不顾一切的再提起三分劲力,若真能斩掉眼前这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这一刻慕容复仿若已经魔症,早已忘了塔还有六大‘门’派,还有范遥,还有‘毛’芝芝。

八思巴见慕容复不退反进,眉头微微一皱,本来可以闪身躲避的他,在略一犹豫之后,还是选择站在原地,随即双手快速变幻起来,嘴快速的念道:“临、兵、斗、者……”

竟是使出了密宗大手印。

的站!